黄渤身为电影人的诚意:我不会把观众当傻子

今天上午看到有人在朋友圈里转知乎上对于黄渤的处女作《一出好戏》的分析,于是我也就有了看电影的兴趣。走出电影院,我得说这的确是一出好戏,一个有趣的故事。

“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这是黄渤在自己的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中想和观众探讨的问题。但我们不断重复着的普通生活中,对这类宏大的哲学的议题,感知其实是比较迟钝的,所以黄渤选择打破常规世界,在一种极端的生存环境下来寻找答案。

《一出好戏》在上映之前就非常古怪。真正曝出的物料极少:荒岛题材+黄渤导演处女作,即便是官方发布的预告片,其中的片段也都是看似无趣的生硬搞笑,再加上演员转导演拍喜剧失败的例子太多,难免有种「尬笑喜剧」的卖相。

知乎里讲的是电影对于人类文明社会组织发展的不同形态的再现,讲的是人类文明的进化史。而我在这里想聊的是一个关于上帝的故事。

《一出好戏》讲的便是一群人在隔绝的荒岛上开启的生存故事。

然后……惊喜来了……

简单描述剧情的前半段。一船人因为巨浪而遗落在孤岛上,与现代社会失去了联系。船上的人从一开始,原始的资源平均分配的生活模式(以王宝强饰演的小王为领袖),逐渐分化成原始社会模式和多劳多得的商贸社会模式(以于和伟饰演的张总为领袖)共存的两种生存方式。

黄渤饰演的主角马进是一个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渴望发财,于是坚持买彩票;喜欢美人,暗恋着舒淇饰演的姗姗。

对了,饥饿营销的「尬笑」假象,其原因在于——这根本就不是一部通俗的喜剧片,黄渤的确有野心把它做大,这是一部以黑色幽默为基调的反乌托邦电影。

当两种生存理念因为岛上资源和权力的分配而产生摩擦的时候,黄渤饰演的马进则跳了出来,以一个“上帝”的身份告诉人们原来的世界已经被陨石毁灭,并给人们带来了足以支撑人继续活下去的福音。通过他的发电机,岛民们能够从手机里看到自己家人们的照片和视频,能保有一份点燃内心的情感。在情感的面前,一切都是浮云。这份感情和牵挂,强大到能够让他现代社会里的老板(张总)愿意放弃自己打拼了一生的公司,来换取女儿的一截短视频,只因视频的主角深埋在他的脑海里。

他和张艺兴饰演的小兴,都是世俗定义下的失败者。他们一无所有,不被人重视。

冲着黄渤搞笑片去的观众可能要失望了,但如果是对黄渤导演处女作有期待的朋友,绝对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惊喜。

马进通过传播希望和情感,登上了岛上权力的王位。而岛上的生活也因为马进,变得更加和谐、快乐。但这一切都在一个夜晚被打破了。马进、他弟弟和小王发现,一直以为是怪物叫声的声响其实是邮轮路过时发出的。那天晚上,他们恰巧在正确的时间走到了正确的地点,看到了世界并没有被毁灭的迹象——一艘巨大的、发出绚丽的光的船。这个事实对于岛上的“上帝”而言,带来的却是无尽的失望,因为原先基于世界毁灭的布道,已经不再成立!当人们能够坐上船,见到活生生的家人的时候,没人会再去理会一个只能给予视频和无限回忆的上帝。

关于陨石将有可能袭击地球的新闻被人们议论纷纷,不过在老百姓看来,这种世界末日的危机交给专家处理就好了。

一颗陨石坠落,一群出外团建的人,流落一座荒岛……能发生什么?

为了维持在岛上的权力,造神者和“上帝”本人选择不告诉岛民真相;而岛上唯一高声疾呼真相的小王却被当做疯子不被人理会。如果“上帝”本人不承认有船,那么声称看见船的人一定是疯了。

这天,马进的公司组织了一场团建,司机兼导游小王活跃着车上的气氛,张总开始向公司员工画大饼,畅想着美好前程,就在这时,马进发现自己的彩票中了。

《一出好戏》给人的第一个惊喜,就在于这是大陆院线难能可贵的反乌托邦题材,甚至还融入了魔幻现实主义,孤岛的设定变成了一座考验人性的熔炉,奇妙的故事就这样开始……

不过,好心的导演并没有让故事在愚昧中结束。黄渤选择让“上帝”本人反抗自己创造的虚幻,让“上帝”用火光引来连接现实世界的船,用一种荒谬的视角,把岛民带回现实世界。电影中的“上帝”给了人们真相,也给了观众一个不那么绝望和压抑的结局。

六千万,这意味着马进这条咸鱼翻身了!

用灾难荒岛困局来考验人性并不少见,但在这里玩出了新花样,高光时刻和解读空间多多,意象与物象达到了高度讽刺:整个荒岛中,人类关系的演变,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在笔者看来,船的意象在这部电影当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寓意。

但还没等鱼翻身,船先翻了。

1.流落荒岛,使原本文明的人类失去了一定秩序,谁能掌握活下来的技能,谁就成为主宰,于是在部队待过的司机小王顺理成章成为一开始主宰众人命运的「王」(名字也包含统治的寓意),以武力统治,主张填饱肚子的生存,是原始时代领导者的象征。

船内镜头参照物的变化暗示着不同的认知和观念。当张总和马进一行人第一次进入船舱的时候,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一个个头朝“下”、倒立行走的身影。这违背物理常识的镜头,让我不得不压住自己想把头拧过来的想法,逐渐镜头翻转,人立了起来,显得不那么奇怪;与此同时,原本焊在地板上的桌椅却都倒挂着,被定在了“天花板”上。这时,我们才意识到:船里的世界是倒着的。

惊天巨浪向他们这艘弱小的船袭来,放佛加了灾难大片特效一样,这条可笑的船在大海中穿梭翻腾,终于陷入黑暗。

====在荒岛,鱼成为最宝贵的食物。

从第一次有人进入船体以后,绝大多数船里的镜头都是以人为参照物。尽管我知道船里的布置和其中人的生活格格不入,但我依旧难以抵抗,渴望看到“脚踏实地”的轻松。而镜头,只有在当知道真相的小王被认为是疯子的时候,才被短暂地颠倒回来,重新以船内布置为参照物。

等大家醒过来,才发现所有人到了一座荒岛上。

2.其后公司的大老板张总不满足于「王」的统治,在发现了废弃残船之后,他等待时机(这个时机就是大家饱受「王」的暴力统治,已经有人失去希望,产生不满),他趁势利用蛊惑人心的演说带领一批人离开,并建立了一套体系(用扑克牌代表的点数作为钱币交换物品),在等价交换中利用价值与价格的波动夺取权力,荒岛开始再次引入文明,「王」的统治开始瓦解。

在电影的结尾,马进选择点燃船上的燃油,通过烧掉这艘孤岛上的乐园来吸引象征现实世界的邮轮。以一种火化的方式,杀死了“上帝”和他所代表的那一套观念。通过毁灭上一个“上帝”的方式,把人带到了那个原本就没有被毁灭的现实世界。

一个可怕的猜想浮现在大家心中:是陨石坠落,世界毁灭了吗?

====马进的彩票中了六千万头奖,限时90天领取,所以他不顾一切要出逃。

我们能说,现实世界并没有被毁灭,岛上的“上帝”就是没有存在的意义吗?

但即使不知道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在这个四面环海的孤岛上,单纯的求生欲让他们要活下去。

3.马进揭穿了张总的阴谋,与小兴离开住在已经损坏的游船车上,再次希望融入集体却被放逐。此时魔幻现实的一刻出现了:在彩票失效的那一天,天上下起了鱼雨,马进获得一大笔资产(可以拿来进行交换的物品)。

这个“上帝”当然有他存在的价值,尽管他的观念,在我们观众看来,是错误的、不正确的。

于是,整个人类的文明进化史就被浓缩到这小小的一个岛上。

4.失去彩票暴富希望的马进决心推翻原有统治,建立新的统治。他集合了张总囤积货物和小王以暴力介入的方式,首先不断用鱼与众人进行货物的交换(岛上不能再生的东西都是可交换物),并软硬兼施,对小王以德报怨,让两方内讧,趁机夺权,这次脑力与武力的结合,颇具隐喻。

在马进所代表的“上帝”出现之前,岛上两种不同的生活模式为了争抢资源而冲突不止,人的生活也只停留在满足最基本的生存上。马进用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宣扬爱和希望的方式,调解了这种矛盾,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怨恨。给人以希望,让人更加快乐、满足地生活。它使得岛上的生活更加积极向上,具有进步意义,这也是价值。

第一阶段,关键词:生存 关键人物:小王

====马进演讲,众人抬起手齐呼喊,配乐与动作,都致敬了库布里克的《2001:漫游太空》,而那场戏正好是猿猴进化——人类的起源。

而当船出现在这个岛民的世界中,一个更加完整的世界观成为一种选择的时候,我们发现许多人成为yu民,愚蠢的愚,不再是渔民的渔。他们沉浸在“我认为”的世界观所带来的满足之中,拒绝接受所有新鲜观念。这时,马进所代表的“上帝”的观念就成了岛民们接受先进(某种意义上更好的)观念的障碍。他的存在,不再能够使生活更进一步。幸运的是,在电影中,“上帝”选择了自杀的方式,宣告了现实世界的到来,让岛民们无法蒙住自己的双眼、无法拒绝邮轮和它所代表的现实世界。

小王就像原始社会的首领,凭借野外生存经验和完爆其他人的体力成为大家的领导者。

5.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但是三次权力的更替,却始终只存在一种秩序,即由张总建立起来的「扑克牌秩序」,马进夺权之后并没有选择改变它,而是自己取代了张总的位置,成为统治者。但他与张总的唯一区别在于,他对人性的坚守,使他比张总来得温和(夺权后狂甩扑克牌给众人再次体现了他的暴发户心态)。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