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巴,你们的套路我们有些厌倦了…

作为号称韩国电影史上第一部灾难片,感觉韩片进步很大。因为以前的《汉江怪物》及《龙之战》印象还可以,自身又是灾难片迷,看了预告片宣传得也到位,就找来看。前面足足有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会让观众误以为这是否又是哪一出冗长平庸缠绵感情的韩剧,并且考验观看的耐力,围绕着几个小人物之间的关系在那里小打小闹,再演变成纠结与离别的情感,或许惯用了感情戏法,随之而来180度大转变的患难见真情,更是在片尾将所有人物内外情绪顷刻间随海啸迸发而出直至淋漓尽致,足以抹杀掉一大片泪腺发达的观众眼睛,这倒成为压倒大多欧美片只重特技画面的优势。特效方面比起好莱坞来说仍显稚嫩,但气氛和镜头都渲染得很不错,尤其是桥上片段,总体上进步很大,只不过韩片始终无法处理情感方面的冗长拖沓,让人怀疑影片的类型而容易变味。

图片 1

在这个利字当头,光怪陆离的时代,我们无法要求每个导演都是情怀者,像傻逼一样只讲故事不想赚钱,但是放眼韩国电影和中国电影,不得不说的是,在拍电影赚钱这件事情上,韩国导演的做法显得高明得多,商业电影背景与细腻剧情内核的搭配,观众在面对像《釜山行》一样的电影时,自然是掏钱掏得心甘情愿心满意足,而反观国产电影,无论是坟头蹦迪的剧情还是劣质动画的效果,用鲜肉大牌的人气或者下三滥的营销噱头来吸睛的新(lan)晋(pian)导演,虽然赚的盆满钵满,但“吃相”未免太难看。

随着韩国类型片市场的逐渐成熟,在灾难片中主角形象的塑造,催泪弹的适时发射,讽刺批判政府这三者几乎变得同等重要,这多少有点本末倒置。正常来说,影片中的泪点本应随着故事的发展被逐步带出来,但在韩片中发展为在最初就有意识的埋设好催泪弹,好等待时机引爆。同时韩国的灾难电影似乎越来越依赖“政府的不作为或无能”来渲染主角的悲情色彩,以及引发国民共鸣,来实现影片的野心。然而这些真的是这类题材影片中必备的元素吗?
 
关于黑政府这个问题
黑政府,这是如今韩片里几乎都会涉及的环节,也是韩式灾难片里的规定动作,大陆观众对于“黑政府”的看法,从最初对韩国电影产业的赞叹和钦佩,到如今渐渐流露出完全是“为了黑而黑”嘛的判断,说明任何一种套路都有被人厌倦的时候(韩国偶像剧微微一笑……)。

影片效果追求的无非就是观众心里绝望到极致的触底反弹,《流感》中希望在唯一有抗体的那个人身上,《釜山行》的人性的温情在于善良的小女孩,《铁线虫入侵》的希望在研制出的有效药,观感效果最强的是《隧道》,孤苦无援的窒息感充斥在影片后半节每一帧。(看到男主从隧道出来,我都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跟着他在隧道里死掉了。)

前后对比,灾难片向着主旋律方向进发

▲国产同款丧尸特效

图片 2

2012年之后相继推出《铁线虫入侵》《流感》等,以及今年的《釜山行》和《隧道》。

图片 3

最后不得不说的一点,也是我看了这么多韩国片感受颇深的一个点,这些影片中没有给主角设置巨大而沉重的英雄或者圣母情怀,是我觉得的出彩之处,每个人在灾难面前第一时间表现出的恐惧、自私让人物变得立体而真实,影片对微小闪烁的善意的处理恰到好处

一般来说,美式灾难片大多“走肾”,是对观众肾上腺素的折磨。而韩式灾难片则注重对观众泪腺的折磨。而虽然都会涉及到个人英雄主义,但韩式灾难片里的男主角往往更加“不情愿”或身不由己,这点在好莱坞这里却有所改变,他们更希望主角主动出击,这和美国人骨子里的英雄情结无不关系,所以编剧们会给主角们各种BUFF,比如以前是个特种兵,或者是某方面的专家,或许即使什么背景都没有,也足够耐操,有自带的天赋。并且大多数因为自己的性格原因特别不合群(其实是别人不理解他),或者有离婚经历,关键孩子还不归他,最后通过在灾难中的壮举,完成了自我的救赎和英雄形象的塑造。

▲电影《釜山行》剧照

剧中人物的出场简洁但高效:随着母亲将门拉开,慵懒颓废的男主(韩片中最惯用的抠屁股的动作)和外面的世界正式建立联系,上到国家环境:总统密集出访,普通百姓对经济发展的渴望,下到男主的家庭,嫂子、母亲、侄儿、女友以及伙伴们,个个形象鲜明。而最为重要的是,我们能感受到上一次核事故给这个家庭带来的剧变,这也算是随后灾难发生的伏笔。
 
同时另一条故事线:强势的总理与年轻的总统间的博弈,核电站内所长与管理层间的对立等也进行了交待。前20分钟主角渴望逃离家乡和核电站安全隐患这两条主要矛盾线同时进行,最后随着“礼物”的开启(地震爆发引发核电站爆炸),小人物的命运与政府部门的抉择纠缠在了一起,核电站这样宏大的国家工程和底层小人物们间建立起了联系,灾难片模式正式运转起来。

▲电影《釜山行》剧照

影片最后并没有对责任人进行惩戒,因为《潘多拉》其实是一次预言式的警戒,它设想了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可能产生的影响,在这种设想中,政府当然必须得全面不合格,通过将问题和矛盾严重化,以及对政府“不信任”的臆想,来达到更加强烈的警示作用。这是本片的意义所在,正是因为韩国有这样宽松的创作环境,才让电影的某些社会责任功能得以突出。
 
 
韩式灾难片:“不情愿”的英雄
这是韩式灾难片的规定动作——煽情阶段。亲情、爱情、友情均是燃爆点,最后敢死队坐着大巴进入事故现场,和影片最初他们懒散地坐在大巴上进入工作地点形成反差,这些小人物在最初的事故中夺命而逃,虽是求生的本能,但身上看不到半点闪光。最后却集体觉醒,为了家人做出牺牲,宣告泪点来临。随后导演快马加鞭,趁着观众情绪刚刚到位,让男主迅速出击,来了一次最后的独白,影片的情感爆发达到高潮。这种韩式催泪弹既是他们的特色,而往往也是他们的软肋,因为越来越多的观众对这种套路感觉到疲惫。这也是之前《釜山行》被诟病的点之一。

–你给了韩国电影那么多褒奖,它受得起吗?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作为韩式灾难片大家庭的最新成员,朴正祐的《潘多拉》算是合格的完成了任务,除了再次感慨韩国影片在创作的自由程度以及类型片打磨上的游刃有余外,有些问题也逐渐显现。

韩国电影几乎每一部采用的都是现实残酷的利己主义和极其微小的温情(希望)的固定组合,而且前者和后者的量一定是设置为无穷大比1,一边强烈地告诉你人性是丑恶肮脏,这个世界特么的不会好了,一边又总是给你一点光亮,让你想死又不能安息。

图片 8

网上不乏指责韩国输出的灾难片无非都是用来赚钱的商业电影,要我说,没毛病,但是对于背景选材,你能做的只有啧啧称赞,就丧尸片来说,美国无疑是最大的丧尸片生产基地,《生化危机》那么多季依旧火热,可见丧尸片或者归结为恐怖片、灾难片的市场巨大。

忽然“空降”的美女,关系户?

▲电影《隧道》剧照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