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杜琪峰进化史与银河映像怪诞小结

老杜的《单身男女》马上就要上映了,作为一个超级银河迷,特梳理以往的银河作品,简评之,以期《单身男女》大卖,银河映像回归!

  2013年对于银河粉来说绝对是相当享受的一年,在经历了写实色彩浓重的《夺命金》和纯粹积累资金的《单身男女》与《高海拔之恋2》后,纯正的银河作品终于在2013年强势回归,并且一下杀来了两部——4月份的《毒战》、7月份的《盲探》,两部电影质量均属上乘,尤其是在国产片四五月份的市场逆袭更像是昙花一现的情况下,显得分外可贵,而作为银河脑残粉的我们,花几场电影的票钱把这两部电影刷上好多遍也成了回馈和宣泄内心迷影情结的最好途径与诉求。
  从来不觉得存在什么“杜韦游银河铁三角”,游达志只是在执行杜琪峰的黑色和韦家辉的灵气,真要添上个“游”的话也应该是游乃海,杜和韦便是“银河双壁”。《毒战》和《盲探》虽然都是由杜琪峰导演和韦家辉编剧,但是《毒战》更显杜氏的黑色、残酷与无为的宿命感,而《盲探》则显韦氏的禅意、鬼魅和超脱的逍遥意,所以,我们几乎是在三个月的时间里看到了银河两大主导作者电影题材的最新演绎。
  刚开始看《盲探》的预告片有一种《大只佬》混《神探》的感觉,没想到是部笑片,韦家辉这次终于放下了久久攥在手中不放的轮回因果与幽冥之气,轻轻松松的写了一个挺紧张的喜剧,虽然其纠结但高深的中心命题被消弱了不少,但也并没有完全沦为以杜琪峰风格为主导的银河电影,《盲探》骨子里其实还是很韦家辉的。首先是主角,较于老杜偏爱的群雄戏,韦生还是沿用了自己偏爱的男女配,虽然这次的刘德华与郑秀文无需再如《大只佬》中的刘德华与张柏芝那般苦苦挣扎于宿命的无情,吃吃东西,打个情骂个俏卖个萌,顺便破个案就是全部,但韦生还是让刘德华饰演的庄士敦盲了,这不仅是为了照顾故事的创意本源,其实也是为接下来浓烈的韦家辉风格服务,“心盲无明,是会杀人的”,还是一个颇具禅意的核心,只是韦生这次是笑着娓娓道来。不仅如此,《神探》中所谓“疑心生暗鬼”的神来之笔这次也在《盲探》中再次出现,不过这次更像是在丰富叙事的招数,颇有炫耀之嫌,刘德华能否看见所谓的“死灵”并没有《神探》中的刘青云交代的明确而有层次,仅仅是为了表明刘德华的思绪,并没有再在“人心藏鬼”的角度上深究,想必这也是《盲探》看起来较为轻松的原因,老杜黑久了想洗洗白,韦生思久了想伸伸腰,所以有了这部电影。
  说到了《神探》中由林家栋的恶魂派生出的七个鬼,我想到了《毒战》中同样出现了类似的团体,卢海鹏带领的“香港毒贩七人组”也是以“七武士”的形式登场的,但是《毒战》是杜氏的银河电影,它更为现实而少言寡语,在形式上比韦氏的银河电影更酷,也同样如韦氏影片那般痛苦,但是内在上却不及以韦氏剧本为主导的作品有深度,私自认为就算是《毒战》没有韦家辉编剧,老杜也应该能玩得起来,《毒战》和《盲探》,两者的作者风格太易区分了,一个是以形式为主导,一个是以内容为主导。
  作为银河映像面向内地市场的两部电影,因为让步而催生的瑕疵还是有的,正如《毒战》结尾那场看似是为了突出中心思想实则是做出妥协的注射死刑,《盲探》中有两个桥段我较为反感,一个是高圆圆被车撞飞不仅漫画般的毫发无损而且还丝毫不差的掉进了郭涛的车里,此刻我貌似看到了一部优质犯罪轻喜剧突然被《不二神探》这种拙劣模仿无厘头的三流作品附体,还有就是过于甜腻的结尾,个人觉得很不银河,可能是为了照顾内地市场以及影片本身的喜剧属性,不知韦家辉的剧本原稿中存不存在第二结局。
  总之,《盲探》延续了银河作品一贯的高水准和高识别度,刚刚经历了一个月的烂片蹂躏和考试摧残,在这个时候看看《盲探》,私底下觉得还是很过瘾的,听说老杜和韦生开始落实《单身男女2》了,看来下一轮纯正银河风来袭又需些时日,不知那部传说中的《黑社会3》何时能够传承“以和为贵”之风杀进内地。最后,小小的补充一点,因为不久前刚刚看了诺兰和施奈德的《钢铁之躯》,所以看到《盲探》接近尾声的“生产”时颇有些串戏的错觉。

这基本是今年夏天唯一值得你走进影院的华语电影,但杜琪峰用这部总结性和再出发式的混搭系作品辐射出了他从影30余年以来几次以及风格转变、进化,把本片当做喜剧不考究内在深度,或者当做悬疑片,拿去和老美悬疑剧作比较,在我看来都不算合适,《盲探》实际上是为两岸观众共同提供的一个杜琪峰电影检索引擎,考量风格走向和故事质量在这一部中应该往后撤一步。
 
盲探中的两位主角的身份设定和相互关系依旧没有脱离杜琪峰故事固有的套路,而所谓的悬疑推理其实明眼人都明白,这并非杜琪峰电影的长处,包括最抢眼的《神探》,其中的推理精密程度和悬疑设置并不如传统的高智商故事一般值得推敲,但两位编剧韦家辉及游乃海为杜琪峰的故事注入了他们共同认可的深层立意,且为传统港产喜剧所不能比,客观而言,《盲探》并不突破也不锋利,但却异常闲庭信步,甚至随心所欲,观众可以在欢愉的情绪中看到一个电影人30年来的变与不变,同时也看到一个团队沉稳自信的创作心态,杜琪峰与银河映像,《盲探》之后游戏继续。
 
杜琪峰进化史暨银河怪诞小结
杜Sir自称本片”一片看尽杜琪峰,再看看到韦家辉“其实整个银河映像均被吞吐了一番
一眼杜琪峰
*惊艳的站位
从梅尔维尔电影中进化而出的杜琪峰式群戏对战和静立中极具爆发力的站位恐怕是杜琪峰电影如今最强烈的视觉元素,在梅尔维尔的《赌徒鲍勃》中可以看到《枪火》的出处,而《枪火》以后杜琪峰几乎每部黑色电影都会使用这个招牌式的设定,一方面时剧情更富张力,画面构图更加稳定,另一方面也揭示角色关系,暗藏主旨,《盲探》中众受害者携各自身后的真相走进庒士顿的脑剧场,酷感十足,也铺垫了即将释放的剧情。
 
*染血的钢锤
从《黑社会2:以和为贵》中被乱锤击死的阿乐,占米的酷刑,到夺命金中的放债人,杜琪峰电影中的暴力释放缓慢而极为稳健,行凶者从不慌张,受刑者往往是无力招架,血腥的展现并不刻意,只是配合这种决绝的暴力,表现影片的黑暗底蕴,对人心的旁观。

0、《十万火急》:1996年,富含银河元素的杜琪峰作品,香港电影中少有的主旋律作品。

 
*灰冷的场景
杜琪峰电影色调上如今也逐渐约定俗成,故事黑暗,色调自然同步,从《无味神探》和《一个字头的诞生》开始,《PTU》为结点,这种偏冷质感的出现已经与银河映像有了必然的联系,凡暴力场景或者角色斗法,电影在打光上都尽可能做减法,观众在这种观影氛围中也逐渐认可了杜琪峰的整体风格,可以说是心有灵犀了。
 
*怀旧的情节
《盲探》当中游走港澳珠海,港片中熟悉的街道和各种市井化的场面给出了足够的亲切感,一些小段落则肆意回顾自己,或者致敬他人,舞房探戈恶搞《闻香识女人》,午夜睡衣加增肥戏,自嘲《瘦身男女》,杜琪峰的怀旧不是传统的恪守,而是坦然的戏谑。
 
*精细的浪漫
杜琪峰的电影往往还是走浪漫主义的道路,和他银河早期的传统英雄片过度吴宇森式浪漫相比,后来喜剧中的浪漫从风格变为元素,《龙凤斗》,《孤男寡女》之类的爱情,《放逐》、《复仇》式的手足情,杜琪峰一向很有情调的展现各种情绪,《盲探》让我略感不适的一个部分恰恰在此,片中主要的浪漫元素在于庒士顿暗恋舞房老师一段,两位大陆影院高圆圆和郭涛的表演都有些不自然,所以当中部分的故事常常出戏,但浪漫的设计不可否认既搞笑又自然。
 
*喜剧的调配
虽然如今的杜琪峰以其黑色系的作者电影为人熟知,但纵观其导演履历表,不难发现,真正伴随他数十年不变的类型绝对非喜剧片莫属,下文会对其几个阶段的变化作分析,此处需要提及银河映像时期的杜琪峰喜剧,虽然多了一层商业化的必然要求,但不难发现杜琪峰并不像其他港人一样做随随便便,无头无脑的喜剧,诙谐的设定永远服务于人物塑造和立意的需要,正如刘德华与郑秀文两人配对的几部作品,喜剧可能来自情节,但更多来自于角色自己的施展,由此也可以提到杜琪峰对演员的调教,如同刘德华,张家辉这类遇伯乐而蜕变的案例在杜琪峰手中屡见不鲜,而当年合作周星驰时避其锋芒,甘当绿叶的选择也同样让人敬佩,但杜琪峰终究是豁达和暴躁的混合体,他爱喜剧带来的微笑,但不会沉醉于上翘的嘴角。

1、《一个字头的诞生》:1997年,银河开山之作,韦家辉双重开放结构的惊艳亮相,黑色的宿命主题奠定了银河作品的基调。

 
 
*嗜吃的本性
杜大炮华语导演界头号吃货,具体来说基本就是无话可说,每次到戛纳他的头等大事就是到中餐厅海吃,而在他的电影里,你必须有足够的耐饥饿能力,才能沉下心看他耍高深,《无味神探》里李若彤和刘青云互做家常菜,《真心英雄》里美酒一杯接一瓶,《大只佬》里夜排档吃不停,《神探》里一顿饭一百遍,《放逐》里一顿团圆饭吃出了百感交集,《大事件》里匪徒操刀,人质吃得得意,《瘦身男女》里有啥吃啥,灭绝人性…还有更多作品及相关美食,请按杜琪峰导演检索…
那么,这部《盲探》在这个项目上放大招估计已是人尽皆知了,昨日观影前特地购买了一大包零食,并且做到了最前排,怕影响其他观众,也怕他们抢劫。最终港澳珠海,无限美食果断还是让我的心在流泪,杜琪峰在这一点上对不起观众,对不起全球三大菜系领首国,我大天朝美食何时拍尽,也只能指望这个香港佬了。

2、《两个只能活一个》:1997年,游达志首部银河作品,别具情调的银河文艺小品,两个杀手的末路爱情,温暖而残酷。

 
 
两眼韦家辉
*回溯式叙事
这一点自然是韦家辉作为大师级编剧用来拉差距的绝技,考量的是剧本与导演掌控,包括剪辑方面的共同配合,电影开始于整个故事的中断,一面是时间正常推进,比如案件诊断,一面是倒流追溯真相,每次给出一部分事实和一部分臆测,让观众伴随剧情得到同样的迷失感和挫败感,紧接着再继续慢慢接近故事的起点和真相。
 
*异域情节
在与杜琪峰联合指导的作品里,只要韦家辉有了一半的掌控权,电影故事往往要有港岛以外的异域元素融入,《全职杀手》里的东南亚作案,《大只佬》里的锁骨神功和诡异印度佬,到《盲探》中则是周游巴西,葡萄牙语来过渡剧情,想必韦生的世界观终究大于杜琪峰,每次同行国外影展一定是乐在其中。
 
*重复的艺术
韦家辉又一个金牌剧情点,让主人公不厌其烦的重复某个行动,从这一积累过程里得到事件的真相,《神探》里刘青云吃饭吃到恶心,《盲探》里则是砸电视机砸到手软,敲人头敲到自晕,割腕割到上瘾,失恋了十次的何佳彤给庒士顿提供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线索,但最终确实能够映出真相,观众不厌烦,角色自然不能厌烦。

3、《最后判决》:1997年,银河边缘导演赵崇基作品,情欲、宗教、法理、黑帮之间的博弈、妥协、共存,有点剑走偏锋的感觉。

 
*想象的时空
此处当然是韦家辉悬疑故事最管用的情节过度方式,即围绕断案角色展开犯罪场面的复原,与遇害者的灵异对话等,这方面在《神探》,《盲探》,《再生号》等片里屡试不爽,这个选择主要也是为了缓解孱弱了犯罪故事,试图从场面上来完成弥补。
 
*人格不单行
韦家辉的故事往往把深度放诸人性层面的揭迷,集大成之作《神探》里玩的多重人格是从横向角度分析描绘,反派的七重人格涵盖世间险恶,怎奈最大的魔却来自于善的示弱;而在《盲探》中,这种人格成了纵向的延续,即小敏一家三代女性的杀父命运,心盲无明诉以杀意,小敏的奶奶疯癫异常,满脸扑粉化妆,神奇的轻功和藏阁术,这些统统被小敏继承,超高的智商,不惜整容隐姓埋名却仍旧是因为痴情,痴情对象也依旧是无情之人,观众所能得到的在此片中有更强的纵深感。
 
*轮回是注定
韦家辉的终极哲学,不轮回毋宁死,从他的导演处女作《和平饭店》开始,这个立意几乎没有改变过,神奇之处只是他每次的呈现都不让观众感到陈旧和重复,超强的编剧力服务于这个黄金命题,所谓以不变应万变,韦家辉在编剧这一行给出了完美示范。

4、《恐怖鸡》:1997年,曾谨昌唯一一部银河作品,银河映像少有的恐怖片,恐怖氛围营造的很好,cult味也很浓。

 
 
三眼游达志
*出租车
银河映像中对出租车这一物象使用最多的当属游达志,无论是《暗花》还是《非常突然》,游达志电影里没有任何归属感的残酷情绪通过始终奔波的出租车得到寄托,《盲探》的故事将最主要的案件与出租车挂钩,并且直接引出了真凶和真相,在这部喜剧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游达志电影式的人物,那便是最终反派。
 
*the little ball
在《暗花》中,刘青云试验的光头耀东在监狱内玩弹球的片段十足冷酷有型,与梁朝伟的暴力对决也是极具张力,视听语言上的配合也让人过目难忘,刘青云在片中如同弹球般无法触及,难以控制且冷酷无情;《盲探》中,庄士顿以球代目,测量何家彤家宅大小,四次碰壁最后精准的回到盲探手中,所谓眼盲耳聪,杜Sir的这个设计不知是否也是怀念。
 
耀东的弹球

5、《非常突然》:1998年,游达志的风格之作,银河元素开始丰满,街头枪战、林雪等标志出现,结局惊艳,主题压抑。

 
*死亡的突然
相信《毒战》结尾的集体死亡仍让观众记忆犹新,与《非常突然》近乎一个模子里刻出,在这部《盲探》当中虽然收敛很多,但两位主演各自的一次突然险情以及生命垂危除了加强人物关系和剧情表现外,实际上和《非常突然》以及《毒战》的设计是一个方向,并不合乎正常叙事的情节转折,角色的突然死亡,这是银河电影宿命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影像风格自成一体的产物。
 
《毒战》:不论正邪,在枪火之间,死亡是唯一出路。

6、《真心英雄》:1998年,杜琪峰首部银河执导作品,虽然迫于票房压力,故事有点媚俗,但配乐、摄影超赞,银河气质依旧,另外本片塑造了两个银河作品中少有的女性角色,黎明是最大败笔。

 
 
 
老杜的银幕最佳拍档们
伴随杜琪峰一路走来的除了出色的幕后创作伙伴,也有代表了香港演艺界最高水准的几代演员,从二周一成时代中的周星驰和周润发,到邵氏收尾和银河起步时期的刘青云,吴镇宇,再到银河大展拳脚时的刘德华,黄秋生,古天乐等,强大的男星班底自然耀眼,而杜琪峰最擅长戏码之一的爱情片则为观众奉献了多对黄金组合,一下做一个简单回顾。

7、《暗花》:1998年,游达志个人风格最强烈的寓言之作,故事最黑暗,主题最压抑,令人最绝望的极致之作,银河气质得到最酣畅淋漓的展现。

*周润发&张艾嘉
合作作品:《吉星拱照》,《阿郎的故事》
1986年,杜琪峰受黄百鸣之邀,执导《开心鬼》系列的第三部:《开心鬼上身》,票房成绩出色,于是开启了杜琪峰职业生涯第一次高峰创作,多部市民喜剧风格的作品接连问世,主演多为周润发,如《八星报喜》,《吉星拱照》等,89年同时问世的《吉星拱照》与《阿郎的故事》让观众记住了周润发与张艾嘉的银幕组合,周润发的诙谐,张艾嘉的端庄,二人的调和给观众留下了八十年代港片的最后记忆,出品方新艺城破产后,杜琪峰第一阶段的创作以及其中周张的情侣档也宣告终结。

8、《甜言蜜语》:1999年,赵崇基作品,比较清新的爱情小品,相对比较不那么银河,但是猝不及防的结尾还是带有深深的银河宿命论主题的痕迹。

一部《阿郎的故事》,留下一个时代的情谊,家庭意志在整个华语范围内都是重头戏。

9、《再见阿郎》:1999年,老杜作品,一个浪子回头的故事被老杜拍出了别样风情,人物可爱,主题也不似其他银河作品那般压抑,呃,老杜还是有点俗。

 
 
*周星驰&梅艳芳
合作作品:《审死官》,《济公》
由邵氏和无线合营的大都会公司与杜琪峰签约,由此开始杜琪峰电影的男主角变成了周星驰(三度合作),女主角变成了梅艳芳(四度合作)92年的票房冠军之作《审死官》让大批观众认可了一件事:梅艳芳是周星驰电影最佳女主角,两人的神经质配对几乎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也让梅艳芳的喜剧表演更上一层楼,星爷则进一步稳固了自己影坛霸主的地位,而幕后的杜琪峰做一下顺水推舟的工作便已算尽职,大都会的合约到期后,这一喜剧组合也难以再现。
 
美姑的诙谐气质碰到周星驰就是喷涌而出了,《济公》中的观音也让人记忆犹新。

10、《暗战》:1999年,老杜作品,银河第一部卖座电影,看得出为了卖座,老杜作出了很多妥协,故事变得通俗,双雄斗智的设计有点烂俗,但桥段设计比较有趣,配乐和光影一如既往地银河,亮点是林雪。

 
 
*刘青云&李若彤
合作作品:《十万火急》,《无味神探》,《一个字头的诞生》,《最后判决》
1994年,杜琪峰已经厌倦了与各类电影公司的合作关系,被绑架的创作无法遵循他的本心,经过一年的休整和思考,杜琪峰再次出发,开始了大家熟知的银河映像起航之路,与早年在无线相识的韦家辉及更年轻的游乃海的铁三角也逐渐形成,也正是从95年的《无味神探》开始,杜琪峰最最重要的爱将刘青云开始伴随其长期创作,并且配合银河几位元老完成了各自的代表作,包括韦家辉的《一个字头的诞生》,赵崇基的《最后判决》,粗略回顾94开始到如今的杜琪峰电影,刘青云是真正意义上始终的男主角,在杜琪峰需要的时候他会平凡的现身,不凡的离开,而他那位天仙级别的银幕搭档:李若彤的存在,则让我们对这对“美女野兽”型的组合无法不惊呼意外,事实上,此二人的配合也是相当默契,李若彤最好的银幕表演都留在了杜琪峰和刘青云的左右。

11、《枪火》:1999年,老杜作品,银河在商业和艺术上找到平衡点的巅峰之作,这部预算极低、拍摄周期极短的作品却迸发最大的银河原创魅力,它的出现不是偶然,而是银河映像经过几年市场和艺术探索的必然结晶,从此银河映像走向辉煌。

韦家辉导演的《一个字头的诞生》中,两位主演的搭配如同影片风格一般若即若离极有魅力。

12、《孤男寡女》:2000年,老杜、韦生联合执导的作品,一部商业上成功的银河爱情片,它的出现表明银河开始商业艺术两手抓,形成了银河以后左手黑帮、右手爱情的拍片道路。

 
 
*刘德华&郑秀文
合作作品:《孤男寡女》,《瘦身男女》,《龙凤斗》,《盲探》
1996年,银河映像组建成立,此后的杜琪峰焕然一新,而其中与他合作次数最多的男主角当属刘德华与古天乐,后者是杜琪峰的未来,而前者则是其最赏识的型男,对于这两位演技并不十分出众的男星,杜琪峰给予了极高的认同,原因可能都是在与为人处世的水平和对待电影的态度,用杜琪峰自己的话说就是“怎么搞都行”。从《天若有情》系列走出的刘德华在合作杜琪峰之前已是贵为四大天王,票房号召力也相当可观,但却苦于没有得到演技上的打磨,始终被归为偶像派,1999年《暗战》横空出世,刘青云与刘德华两人争锋大银幕,并让华仔首尝金像奖影帝之味,其后与杜琪峰6度合作,并凭借《大只佬》二封影帝,而刘德华也在杜琪峰的电影里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也找到了他难得的银幕佳人:郑秀文,两人四度联手,为杜琪峰带去了又一次香港票房冠军以及金像奖最佳导演等各类荣誉,两人的组合也堪称杜琪峰最得意的尝试。

13、《无人驾驶》:2000年,刘国昌第一部银河作品,以残酷青春题材拍成的伪纪录片,探讨当时青年人问题的现实之作,主题略显严肃,很不银河。

7度银幕合作,默契指数自不用多说,郑秀文的最佳角色塑造几乎都有刘德华的陪伴。

14、《辣手回春》:2000年,老杜、韦生联手执导,探讨医生职业道德的喜剧片,题材稍显另类,中间偶有佳句,结尾亮闪闪,有一定娱乐价值,港片迷不妨一看。

 
 
 
杞人忧天:银河战舰何以为继
一方面银河映像这个制作性质的studio即使在杜Sir隐退后仍将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如今看来是缺少一个可以扛起大旗的接班人,创始人之中游达志出走,司徒锦源已经离世,游乃海与韦家辉则是做编剧更加老辣,而对于维系日后更长久的发展空间,银河映像自然需要一批新人来补剂,最重要的是出现杜琪峰级别的领袖。
 
罗永昌
早年是专职演员的罗永昌在跟随杜琪峰之后,逐渐将重心转向了幕后,与杜Sir首次联合执导《暗战2》,紧接着奉献了惊艳的《PTU》,并且独自执导了《机动部队》5部延伸电视电影中的两部,2011年在影院观看了其最新公映作品《迷途追凶》,原名《报应》,算是银河中等水准,目前接受的《冰封侠3D》和郑保瑞一样也是一部非银河,且与甄子丹合作的作品,此中有何奥义不得而知,但罗永昌的水准也距离“领军”有不小的距离。
 
郑保瑞
郑保瑞在我看来只做了《狗咬狗》和《意外》两部好戏,去年的《车手》简直烂俗难耐,新作《大闹天宫》的接手也让人一头雾水,虽然杜Sir十分器重这位被看做“香港新生代领军人物”的新人导演,但我不承认也不希望银河由他掌舵,很显然,他并不具备足够的稳定性和最重要的作者思想,难成大器不说,可能还会误人子弟。
 
赵崇基
基本已经脱离银河映像,早年在银河完成了《最后判决》,《甜言蜜语》和《天有眼》三部作品,风格属于诡秘中很大气的一类,个人认为和银河的风格非常贴合,可惜《天有眼》后的作品并没有特别惊艳,而且感觉与银河渐行渐远,今年新作是《我的男男男男朋友》,不详说了,基本是烂片走位。
 
另外就是曾在银河出品过个别作品的,包括刘国昌,梁柏坚,林岭东,刘镇伟等人,属于没有真正入局。
 
所以,其实我希望的是杜琪峰抓紧带出另外的新人,假如他认定银河应该是给自己陪葬那我不会扯这些后续,但相信大炮不仅嘴大,心胸和远见也是一样,未来香港影坛,银河映像有必要继续争锋。
 
杜琪峰御用编剧游乃海其实才是目前最有资历的继任者,唯一一部导演作品《跟踪》也相当具有水准,而他自身的编剧功力也在很多时候成就了杜琪峰的辉煌,黑社会系列的剧本表现力令人瞠目。

15、《天有眼》:2000年,赵崇基的作品和银河总是显得格格不入,这部也不例外,不过在悬疑手法上有一定创新。另外不解这两年的许多银河作品都有郑伊健、陈小春这两个古惑仔,大概是因为他们当时很红吧,可惜他们和银河气质严重不符。

 
 
此刻甘做脑残粉
如今华语影坛中,能够同时得到影迷和影评人高度好感的导演已所剩无几,杜琪峰和他的团队却依旧享受着这份看似过分的疼爱和褒奖,很多人因为银河的品牌和老杜的名号会主动为其新作加分,观看过程中也会时常有触新景生旧情的感悟,另外也有对整个业界中缺少第二批具备相同心境和态度的电影人感到愤懑,但谈回电影本身的意志,我们终究看的还是新鲜的成分,再成功的类型片终会有衰弱的时候,再有想法的导演也不能始终吊死一种风格不做改变,思想的形状没有一刻是相同的,对于创作者和观赏者而言都是如此,也许《盲探》出现在十年前,处境不会比《龙凤斗》好太多,但在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里,它的出现已然是一次救市,同时也需要做其本职以外的工作:让观众的观影品味不像滑梯般一直陷落,很显然这又回到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坚持什么才算胜利,对于杜琪峰来说,是坚持某种贪婪和满足情绪间的平衡,自信自己的威力,冷看自己的实力。
 
我们希望华语有更多的杜琪峰,但目前只有一个的情况下,给出万千宠爱并不为过。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