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圆方的世界 评《我不是潘金莲》的画面

官不聊生。

看到这个故事让我突然想到我家邻居一个老奶奶,老太太有一个儿子被人砍死了,但是杀人的却被家人用钱从监狱中弄出来了,就因为此事这个老奶奶就去告状,告到北京了,上面追查下来又是撤官又是给这个老奶奶的家人低保,就连老人的女儿女婿都有,老人家一到过年的时候家附近就会有警察轮流看守。后来老人家去世了,她的家人女儿女婿的低保都撤掉了。
  虽然我的故事和这个电影的故事有点出入,但是都是锁表达了一件事情,就是一个人民公仆如何为人民处理问题。
  1.首先说法院法官王公道,他这个名字很形象,公道,他锁判决的案件并没有什么差错,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事情,对李雪莲的关系,他是李雪莲十分远的亲戚,这个亲戚实在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但是他却在一开始很不屑的去听李雪莲滤清这些关系,到他怕李雪莲去北京告状主动去和李雪莲攀这个亲戚。暗示出了人情的冷暖,你有用,你有把柄,我才会和你套近乎拉关系。王公道在面对领导的指责时首先将自己撇清,就连县长让他去和警察局长把李雪莲抓回来,他都是先说这不是他们的职责。透露出这个人物性格时推脱的,从来不把这件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处理。
  2.电影出现的第一个县长,被李雪莲拦住了车子,却和李雪莲说自己时县长秘书,跑掉了。不用我多说,这样的工作的方式正是使李雪莲的“雪球”更加变大的原因。但是在电影最后这个被撤掉的县长出现却用简单的几句话将事情的原委问出。
  3.李雪莲是一个固执的农村妇女,农村妇女是这电影中大部分人对她的认知,这些领导没有一个真正的去把她当作一个正常的女性,都认为她是一个胡搅蛮缠的法盲。其实一开始李雪莲因为离婚的事情告状,我个人认为她是因为被骗了,情感上受伤,却没人给她关心,就像开头她把离婚证拿出来,王公道说有了结婚证那就是真离婚,李雪莲也说他们都是这么说的,这些人都没有一个赞同她的想法,她是孤独的,没有一个人站在她这面。当赵大头帮李雪莲帮助李雪莲逃出软禁去北京告状的时候,实际上是已经站在李雪莲的这面了,所以这时候李雪莲放弃了告状的打算。李雪莲发现刘大头的骗局又再一次想起去告状,是因为不光是被骗了感情,同样是被设计让她潘金莲的名坐实了。当李雪莲知道秦玉河死了时,知道自己不能再告状的时候,她选择自杀,影片中冯小刚旁白说告状是她活下去的动力,我的想法是,告状是她对这个领导机制和对现实的反抗,现在不能告状了,就是说她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了,就像一个人说她是潘金莲,她就是潘金莲,她不能反抗,所以她没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了。最后在她上吊的时候碰到范围饰演的林员,让她去对面的树上自杀,她在死上面都要被人利用着,所以她想明白了,她的死没有对任何对自己不公的人带来任何影响,还会给其他无关的人带来坏处,所以她放弃了自杀。
  4.所有领导的共性,电影中的领导们都是不小的官职,法院院长,县长,市长,省长和首长,都从未关心过这个妇女的内心,他们都是知道李雪莲的案子没有判错,但还是怕李雪莲去告状,他们都没有承担责任。不到人代会他们从来不会想起那个告状的李雪莲,以至于那些敷衍一般的尊重和关心都是惧怕李雪莲告状让自己的官位不保。
  2016年的电影中种类繁多,其中一部分很不错,《你的名字》《海贼王之黄金城》《魔兽》《美人鱼》,但是有深度的片子也就只有这一个了,我不想说什么恭维的话,也不是秀姿态,我只是想表达出对这个电影的感觉,演技之说我不懂,但是我是动画专业的,对镜头还是有些感悟的,先是圆镜头遮罩,让人有一种井底一般的压迫感,李雪莲就是井地之蛙,她什么都不懂,但是却有一种韧性,即便周围都是黑暗包围,也会撑起一片光。到了北京的镜头,就变成了方形,我认为想表现的是北京的方正,条条框框规矩井然,整齐划一的北京也就是李雪莲面对困难唯一的解决方式。到最后变成了正常的宽屏,因为李雪莲想通了死心了,变成了大众中的一个人,和其他的都一样,镜头也变成了普遍的镜头。

伴随着漫威大片《奇异博士》上映的一部中国电影,由于是圆形和方形的画面倍受冷落,其中还掺杂着冯小刚与王健林的口水战,可谓剧场中不热闹,场外热闹。中国第六代导演冯小刚拍喜剧的第二十年的导演,他给我们带来了无数欢乐比如《大腕》,《不见不散》,《天下无贼》,《私人订制》等等,但是群众冷落了他,只因它的画面。
                当李雪莲在本市中画面是圆的,当到了北京是正方形的,最后他想通了画面变成了长方形的,反应的不正是李雪莲的心情么?一桩小事从小到大,再从大到小,李雪莲从不是潘金莲变成了潘金莲,在自己的本县里只需她前夫秦玉河的一句话,我相信画面会早早的变成了长方形的,当李雪莲在县里,市里。四处告状无果,她的心情就如同画面一样,这里的人想井底之蛙一样,目光只有圆的,当她来到北京,她的心情比以前稍有放松,因为她觉得这是一个能为她做主的地方,画面从一个圆变成了正方形,可走了着一圈,得罪她的领导被撤了职,可她是不是潘金莲,还有她前夫与她的那桩假离婚仍没有解决,镜头又变成了圆的,李雪莲的心情仍走不出这个圆。
                  她告了十年,她的心情一直走不出这个圆,画面始终是是圆的。她的前夫说她是潘金莲,干部们说她是小白菜,她自己的说她自己是窦娥,三个人单领出一个都不好对付,三个难缠的人缠在一起,更难对付,这些话语像圆一样束缚着李雪莲,画面也一直是圆的,当她不准备去告状,我们这时也许认为画面应该要变成长方形时结果却仍是圆的,因为她的中学同学因为利益欺骗她。她只身又一次来到北京,画面又一次变成了正方形的,当得知秦玉河死了,她是不是潘金莲的问题永远得不到解决,她的心情也就永远走不出这个圆,画面也一直是圆的,当她在一片果园准备上吊时,承包果园的人,并不是想劝她不要自寻短见,说:咱不能在一棵树吊死,换棵树费不了多少时间,换棵树耽误不了你多少功夫,顺便帮帮我,去前面,是老曹承包的,我的死对头。这一刻她明白了,所有人都为了利益,只有她自己为一件没有利益的事,做了十几年的无用功。这时画面自然变成了长方形。
                最后那位市长说的话需要深思:我们是太重视李雪莲了,有人是真想帮她,有人是为了自己的帽子,我想还是后者居多吧!李雪莲十几年一直活在一个圆方的世界中,令人深思。
          但结尾回归了长方形,但却尴尬又意味深长。李雪莲那告状的十几年里,我们都以为她是因为她丈夫和她是不是潘金莲而告状,然而并不是,是为了自己那个未成形的孩子,李雪莲是人情社会,而我们都是法制社会。方圆的画面也象征着一种规矩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