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成长——玉莹

《金枝欲孽》令人难忘的角色很多,即使是一些配角如小绿子,宝婵,孙清华等也有很多值得谈论的地方。

看了几遍的《金》,最最让我哭得最惨的就是最后一集天理教用箭射尔淳,而孙白扬背着她逃命的那短短几分钟的境头。
为什么这么说呢,从头到尾,每一个情节,孙白扬无不表现出一副对尔淳的抗拒,其实这不能怪孙白扬,也不能怪玉莹,爱情总是讲究缘份的,两人即已注定无缘,就没有办法去在乎谁付出得多谁付出的少!
对于尔淳这个角色,我觉得她是一个值得大家去喜欢的女人,当然,讨厌她的人很多很多,但在我心里,她,真的是一个好女人。

  四个女人,玉莹无疑是最孤独的。

不知大家对于尔淳的“老师”柳大娘印象如何?我本人蛮喜欢这个角色,也很同情这个角色。正如剧中人自己唏嘘感叹的:“或者我前事作孽,今生命薄,要嫁给一个太监终老。”这个可恶的老太监还不把她当人看,一不顺意就把她拿来虐打一番。他还坦白的在她面前教训她道:“你以为你是我夫人啊?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他娶她的目的有二:自己死后有个人为他执葬和利用她前朝宫女的经验替她训练出一批“女杀手”。

刚刚进宫的她,什么都不懂,心中那个不变的理念,就是要打击对手登上最高,为巩固对她有救命之恩的干爹。
在没有进宫之前,陪着她成长的就是两个好姐妹,沅淇和淑宁,她是个从小便失去亲姐姐的人,所以她很珍惜姐妹之间的情份,对别人永远抱着一颗斗争的心对两个姐妹却是推心至腹。真到沅淇被太监拉走,她为沅淇流下了那滴最真,最让人心痛的眼泪。从那时候起,她便明白,在后宫这种地方,除了自己,没有一个人是值得自己去相信的,即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也是一样。所以,为了使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沅淇,所以,她决定把淑宁除去,其实有人常用这一点来证明尔淳狠毒,但这个证明成立吗???完全不成立,沅淇是一个何其天真,何其可爱的小女孩,三个人中是最没有心机的一个,只是在计划中扮一个帮凶的角色,连她这样一个人淑宁都忍心对付,何况聪明的尔淳呢。看到淑宁疯,还真有点让人拍手称快。

  尔淳有义父暗中助阵、柳大娘真挚的关心,还有个知心人福雅(其实是亲姐妹),在一开始,她就不是孤独的,有沅淇和淑宁两个从小一起受训的伙伴。
  安茜身边有信任她、需要她、叫她“姑姑”的一群稚嫩的宫女,有孔武报以真心的患难见真情,而小禄子,从开始到后来安茜与玉莹翻脸,又要同时算计皇后的期间一直不离不弃。
  如妃有她牵挂的小格格,身边有忠心耿耿的侍女太监,就算失势她还有孔武作朋友。
  再看玉莹,早在路上在路上尔淳就已经对她下手了。进宫以后,尔淳集团里应外合,真真假假。安茜就算有心帮助,但对和尔淳是“姐妹”的玉莹来说,她就是个外人。不过在个人看来,她对安茜的那段质问,也是暴露了她的计谋——装傻。本来真相就很复杂,信安茜、信尔淳很难抉择,她就好只相信自己。她装傻,她相信,就算真的撞衫了,如妃也会因为她的“傻”将她收为己用,尔淳等人也不会对她起疑,那就可以在不撕破脸、表面是和平的情况下蛰伏。对安茜的质问就更是为了突显她对尔淳“毫无戒心”。
  要说她可以选择“装傻”,那是她自信才貌过人,她的目标只在皇上。正所谓,聪明的女人对付男人,笨女人才会对付女人。也就是因为玉莹保守的做法,让她在淑宁引起的内讧里占了便宜,不过就凭她个人,还是逃不过尔淳和徐公公联手的攻击。

可怜的柳大娘,幼年入宫为婢,出宫后还沦落为青楼莺子,最后还嫁了给一个老太监,命运可真够悲惨的了。为了不受这个太监的虐打,她还被逼天天装出一副讨好的笑脸侍奉他,还替他完成训练“女杀手”的工作。(这个角色和如妃一样,初出场时都很不讨好,观众会误以为她们都是坏女人,但看下去才知道她们所做的都是环境所逼,身不由己。其实她们的本性都很善良和重情)
她在宫里的婢女生活一定也不好过。这可从她对福雅的一番话里瑞测出:“即已身入宫门,就只好认命。何不痛痛快快的做一个腰缠万贯,在奴才面前可以呼风唤雨的主子?”

其实尔淳是一个心地很好的人,她之所以会演变到后来的样子,跟徐公公是分不开的,徐公公几句贴心的话,就把她对徐公公的忠心升级到顶端,在她的心里,她认为徐公公就是在关心她,从而让她即使为他付出生命都死而无怨。尔淳从小生活在算计里面,从小柳大娘便教怎么去讨好男人,去陷害别人,这种种,在后来生活在宫里总习惯去耍心机仿佛本来就是一种本能,其实也是她的任务。如果说她进宫后不这样,那她还进宫作什么???

  犹记得一场让人心酸的戏,玉莹被隔离,尔淳来找茬。
  “我在你面前已经全输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输了,那我又得到了什么?到头来我只是得到一个我不喜欢的男人。光是这一点我已经比不上你。”
  那时的尔淳已经对孙白杨动情,玉莹懵懵懂懂。
  第一次看时为尔淳难受,一个女人要强颜欢笑去取悦一个不爱的男人,想到那个她深爱的男人,内心总在滴血;第二次看时却注意到了玉莹,在你人生最糟糕、最不堪的时刻对你落井下石,试问这样的耻辱谁会忘记?
  所以对后来玉莹的无法释怀,要接着和尔淳斗,以及最后尔淳要让玉莹走时,玉莹的不信任有了充分的理解。因为在安茜的背叛之后,她早就成了一个复仇女神。
  
  在消沉的时光里,她得到了安茜和孙白杨的同情和帮助,这会儿她并不孤独,不过是为了后面的更加孤独作铺垫。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其实玉莹挺孩子气的,最先她不守规矩在街上抛头露面引来天理教,我就觉得这人太不懂事了!相比之下,尔淳成熟冷静让人赞叹。后来玉莹摔下马车,尔淳相救,她感激尔淳,送出玉佩,结果因为轻信尔淳险些毁在土匪手上。与她额娘的交谈中得知,她吸取额娘的教训,一个劲地装傻收敛锋芒,还靠红包收买人心。看宫斗剧就是看女人的智慧,此时玉莹的招数显得太过单一,和尔淳招数的花样迭出、安茜保守的固若金汤、如妃霸气地操纵全局相比,此时的玉莹还嫩着呢!
  于是,她就把自己交给安茜,全盘信任她、依赖她,安茜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借着安茜得势后,她去尔淳那儿炫耀,毫不收敛,她相信自己有了安茜就已经赢了。只看着眼前,没看见未来的变数。她还是个孩子嘛!
  不过看她和安茜同睡、给孙大人做的荷包、雪天给轿外的孙大人送伞,最重要的是对母亲的孝心,让人觉得温暖。她也是有心的,知恩图报,为了母亲的期望发愤图强,十分可爱。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