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忽然那么神经的哭了

经朋友们安利,我也看了《红海行动》。片子好看,不用我多说。不过我的泪点和很多人不同,说出来大概会被嫌弃矫情,做作,多余,吃撑了,没吃几天饱饭就瞎圣母——是那个当地人,被逼着做人弹的父亲,由蛟龙精锐救下后,连着求“救救我的儿子”。写这一句时我鼻子又要酸。
因为接下来要写的话题可能比较奇怪,我先做个说明:
第一,写这个不是为了鼓吹接受难民。当时有坏货鼓噪这个时,我也属于在微博上破口大骂一群。鼓吹中国接受难民的,非蠢即坏里没有蠢这个选项——只有坏。
第二,我目前关注中东,是出于对文化的兴趣。我是每隔一阵一定要吃一碗卤煮的——虽然也很郁闷自己为社么品味这么低;爱吃一切肥肠菜;肥肠米粉,葫芦头,腊八蒜炒肥肠——这道菜不常见,劝你尝尝,今年春节在玉华台吃到了。抱歉跑题了,刚才酝酿的悲感一说吃就美了,整个人都开心了。
另外我相信科学。所以我觉得自己不会因为对中东文化感兴趣过一阵就变成个穿个黑袍露个眼睛出现在朋友面前。我喜欢的是中东的宝石金首饰好吧。
接下来我就要说招打的话题了。
就是为什么我看到影片中的那个情节,忽然那么神经的哭了?
因为,说出来你肯定不信,在叙利亚战乱初起的时候,中东很多人,包括叙利亚,伊朗,曾经有一阵期望中国派大军过去平定叛乱。
别问我为什么,怎么形成的,我也不知道很茫然。就是我这几年开始关注那边,那边正好出事,然后从比如伊朗的媒体上看到这种想法。
我第一反应是不能相信,自己想多了,然后就是好笑,不可思议。结果前一阵偶尔翻到《北京青年报》18年2月1日一篇报道,关于一位饺子馆主,其中写道,16年她受邀去迪拜的一个餐厅推广素食,遇到一个叙利亚人,那个人问她:“你是中国人吗?”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叙利亚人说:“我的国家还在战争,中国现在这么强大,如果中国肯站出来,或许战争就能停止。”
这下证实了不是我脑瓜太活跃,不是我自己在编剧情。
就我的观察,叙利亚战乱发生后不久,有两三年,中东那边都怀着复杂的心情等待中国大军的出现——我也不知道怎么起的头。
而且说起来悲感,他们被美国的战争影像洗了脑,也不知道为什么认为今天的中国强大到——会像当年海湾战争那样,海平线上出现舰队一字排开,天上麻麻战机飞,士兵一群群登陆,铺天盖地的出现
在中东。——你别笑。我也笑,笑完了又难过。
实际上中东媒体几次炸营,传说中国大军来了!最不靠谱的一次,说中国的航母已经到叙利亚海岸了,马上就和俄军一起,开战!
我曾几次和朋友感叹,中国也门撤侨,自己的感觉和世界那一刻的感觉是两极。中国是我们强大了!政府会保护每一个公民!但临沂号进入亚丁湾的一刻,实际上世界屏住了呼吸,所有记者,情报人员,官员都进入状态。报道说一小股部队已经下船登陆,很多中东人真的以为中国大军到了,就此开始中国军队管控中东的历史新一页。过几个小时,特种兵回舰了,舰走了,很多中东人一定心情复杂——谁也未必真的希望遥远的外国势力来做主。但,不如此,又能怎么办呢?
中东的这个想法,我们可能特别难理解。但我看到一半的《文明的追随——中国的崛起和阿拉伯人的未来》提供了某种参考。中东人自己都清楚,他们的经济和政治形成了对西方的依附关系,任何事情都无法自己解决。该书作者说,中东的各个国家根本不可能像中国这样搞改革,因为根本不能自己独立决定经济政策。IS那么糟,而谁都清楚是谁在后面鼓捣,所以他们寄希望一个他们认为的新力量吧——西方08年以后(或更早)总鼓噪中国将成、已成super
power,大概也起了作用。
对此,我只有一句特文艺的废话:我真的为这个世界难过。
这时候真觉得幸运,中国没有丧失独立,所以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其实和西方距离远,也是一个原因,虽然只是原因之一。
中东对中国的这种奇怪的过高估计,我感觉,大多数中国人都不知道。这几年我尝试和朋友们说起,朋友的反应都非常有趣,非常一致——愣住了,一点表情没有,显然在处理一堆没来由的信息,茫然,奇怪。都要这么面无表情的凝固一会。
然后的反应就是,怎么可能,不可能。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首先人人都知道海湾战争真不是随便能来的,中国目前没这个实力。(但为社么中东人不这么想呢?我就奇怪了。)
另外中国人的逻辑,哲学,从春秋时期建起来的政治传统,以及近代中国人自己的遭遇和走向现代化的原则,都不容许这么做。中东人大概见惯了英国人法国人美国人的做事,以为中国也自然是一样的,想不到中国人的思维完全不一样。
且不说春秋以来高度的政治智慧让大家知道这么做代价太大,还有中国人自己近代遭受列强欺凌的历史,也不能接受自己变成强权凌霸。

图片 1

联合国:如冲突继续,叙利亚还将有100万人流离失所,会增加欧洲难民潮人数

我曾有次参加一个节目,由一位年轻化妆师帮我稍微修饰一下形象。化妆师慢声细语,非常专业也敬业。其间我聊起了这个事,化妆师一直很认真自己的工作,这时候,却停了下来,非常认真的说:中国不会那样,中国不会像美国那样。中国不会去侵占别人的国家,干涉别人的国家,也不会允许别的国家干涉中国……他始终声音不高,但很清楚,很认真。最后还加了一句:当然,现在美国也不那样了。
我想这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态度。
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知道中东人的这种期望。不管这种期望在我们看来多么难以理解,出乎意外,但它毕竟存在。
而且,叙利亚现在之悲惨简直让人不愿去看,中东也越来越乱。这种情况下,中东人先是对中国保持很大的期望,期望太平,后来发现中国没有承担这个责任的意愿,只是明哲保身,得意于保护自己的每一个公民——那么会有什么样的心理反应呢?别打我,我不是赞成和反对什么,只是谈一下这个可能。
另外,关于中东人期望中国派大军去平乱这个情况,我们这些普通人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没用,我们普通人天天风雨飘摇的,就算走运也是决定权在别人手里,所以知道了也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我还是觉得,大家还是知道的好。

上传中,请稍候…

叙利亚“半国”人口因冲突离家避难


这是最近比较火的一张图,一个小孩子躺在坟墓中间睡觉,究其原因是因为他想父母了。他是谁,千万难民中的一个缩影。国破家难在!这是令人难忘的一幕,心酸酸的,但无能为力。

联合国:如冲突继续,叙利亚还将有100万人流离失所,会增加欧洲难民潮人数

恕我再赘言一句,有句古话,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印象好像玄武门之变前哪位谋士这么劝过秦王?中东那边居然有这种主动希望中国派军队去解决问题的想法,也是(对中国来说)历史上罕见的时刻。所以究竟该怎么应对,恐怕也要多想想。再谈中东时至少要考虑这一点

它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呢?

叙利亚是一个人口小国,却算得上是一个资源大国,且是中东的主要石油出口国,其财政收入也主要来源于石油出口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这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已经垂涎已久,这次叙利亚国内反对派与政府之间的矛盾给西方国家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想通过控制叙利亚政权进一步获取石油等资源。

一.经济原因

美国和西方国家的主要能源石油大部分进口自中东地区。叙利亚频临地中海,地中海是世界上重要重要的石油运输航线之一,南北美和西北欧重要的石油进口航线,进一步巩固对地中海以及地中海沿岸的控制,控制海上生命线可以进一步维护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安全。

二.政治原因

1 叙利亚问题其实也是以美国为首和以俄罗斯为首的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

在美国眼中,大马士革和德黑兰像是“双城记”,是中东坚定反美的最后堡垒,而且二者也是反美盟友。如今,美国已在国际上组建了对这两国“最严厉”的制裁联盟,两国同时还面临着严重的国内经济、社会、政治危机,都自顾不暇。因此,许多人认为这是美国一并解决伊叙难题的最佳时机,所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在背后支持叙利亚反对派。

而在俄罗斯眼里,局势却恰恰相反。叙利亚和伊朗是俄罗斯在中东为数不多的盟友。俄罗斯在叙利亚塔尔图斯港有独联体以外唯一的军事基地。俄罗斯如今也是退无可退,必须对西方发出强硬信号。如果在这个时候顶不住压力而放弃大马士革,那伊朗政权倒台也将是迟早的事,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将会受到最严重的排挤。所以俄罗斯力挺叙利亚现政府以维护自身利益。

2
中东问题由来已久,巴以冲突不断,巴沙尔领导的叙利亚一直是反美的中坚力量。而美国与以色列一直抨击巴沙尔领导下的叙利亚是真主党、哈马斯等恐怖军事组织的真正后台和支持者。巴沙尔还被认为是黎巴嫩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之死的实际策划者,但巴沙尔却予以否认。巴沙尔反对美国在2003年发动的拉克可战争。
因此巴沙尔领导的叙利亚政府一直是美国的眼中钉。

三.宗教原因

阿拉伯国家联盟(League of Arab
States)是为了加强阿拉伯国家联合与合作而建立的地区性国际组织。简称阿拉伯联盟或阿盟。1945年3月,埃及、伊拉克、约旦、黎巴嫩、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和也门7个阿拉伯国家的代表在开罗举行会议,通过了《阿拉伯国家联盟条约》,宣告联盟成立。到1993年共有22个成员国。宗旨是加强成员国之间的密切合作,维护阿拉伯国家的独立与主权,协调彼此的活动。
2011年11月27日阿盟在埃及首都开罗召开外长会议后决定,立即对叙利亚实施经济制裁,并于11月中旬中止了叙利亚的成员国资格。

阿拉伯国家联盟大多数国家都是逊尼派执政,其中沙特阿拉伯凭借强大经济实力一直阿盟中扮演老大角色(什叶派、逊尼派、哈瓦利吉派、穆尔吉埃派,并称为早期伊斯兰教的四大政治派别
。其中逊尼派是人数最多的教派其次就是什叶派)

伊斯兰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斗争由来已久,在阿拉伯国家眼里,这是一场教派战争,一方是由伊朗支持的、巴沙尔政权主导的伊斯兰什叶派,而另一方则是代表阿拉伯大多数的伊斯兰逊尼派。沙特认为,伊朗企图通过挑起阿拉伯国家教派冲突来实现其控制阿拉伯世界的野心。因此,两个国家形成对抗局面。

四.地缘政治原因

叙利亚的地理位置来看,叙利亚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北与土耳其接壤,东同伊拉克交界,南与约旦毗连,西南与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为邻,西与塞浦路斯隔地中海相望。
叙利亚是连接中东各个国家的纽带,只要控制了叙利亚,就几乎等于控制了整个中东。
流经叙利亚的幼发拉底河从叙利亚东部经伊拉克注入波斯湾,阿西河纵贯叙利亚西部经土耳其注入地中海,叙利亚是中东一些国家出入地中海的走廊,控制了叙利亚也就给西方国家的航运带来很大的有利之处。所以,叙利亚自身优越的地理位置也是导致叙利亚局势动荡的一个原因,当然,这也是一个难以避免的原因。

五 社会历史矛盾的长期积淀

1、阿萨德家族是通过军事政变取得的政权,对阿萨德家族政权不满的抱怨一直存在,反对派一直在叙国内活动

2、叙利亚在黎巴嫩影响力巨大,1998年黎巴嫩总统拉胡德上台,巴沙尔在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为黎巴嫩南部的巴勒斯坦武装力量问题,以色列和美国等国家对叙利亚怀恨已久

3、巴沙尔本人痛恨贪腐在还未在政府任职之前就倡导过打击贪腐的运动,其中,自1987年开始执政的前总理祖阿比在2000年3月被开除。他在两个月后因为不愿面对贪污调查而自杀身亡。因此巴沙尔在国内政坛树敌太多

4、沙尔当政之初承诺将在叙利亚进行政治和经济制度改革,但是成效甚微,人民生活水平没有显著改善。

5、党派教派淋漓各种利益交织复杂

一段时间以来,西方炮制的“叙利亚危机”已成中东动荡的最新火药桶;当前,叙利亚问题是长期以来中东地区各大矛盾的总爆发。首先,就叙利亚国内来说,是叙反对派和政府之间的矛盾,这是叙利亚问题由来的主因与核心,本质上为政权之争。其次,是中东地区不同国家和不同教派之间的矛盾,如以逊尼派为大的沙特阿拉伯,与以什叶派为主的伊朗,均想借叙利亚问题牵制并压倒对方。再次,是大国,尤其是美国与俄罗斯,围绕传统“势力范围”展开的角逐,美国欲借“人道危机”推动叙“政权更迭”,而俄罗斯则为保持其在中东地区传统影响力的最后据点不遗余力。

图片 2

这是一位难民父亲在兜售圆珠笔。

图片 3

数据显示,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超过一半的叙利亚人离开家乡前往国内其他地区或前往其他国家寻求避难。联合国多名官员说,如果叙利亚冲突继续,将有至少一百万人流离失所,可能会增加欧洲难民潮人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孟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为啥我们国家和俄罗斯不能接收难民呢?

以下是网友的回答:

“可以接收少数难民,但不可以大规模的接收。

1、叙利亚人与中国交往非常少,中国人对叙利亚的社会状态和社会习性可以说处于基本无知的状态。而叙利亚人也是对中国各方面也处于完全无知的状态。两方面都处于互相不了解而要走到一起生活,这个问题就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所以是否接收叙利亚难民问题是一个理智的问题,不是你的心肠多么好就能解决的问题。弄不好做了好事招来的就是恶骂,恶斗。这个可能性非常之大。

2、现实的问题是中国人口众多,在商业竟争激烈以及生活节奏很快。而中东人口少,自古生活节奏很慢。这些国家在没有战乱前国家福利非常好,而来到了中国失去了原有的生活方式肯定会让他们不适应,更要命的是他们失去了奈以生活的高福利让他们自己赚钱养家,这一点肯定绝大部分人是难以适应的。还有中国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而这些国家对计划生育肯定是听都没听说过。他们是能生多少就生多少。他们来多中国让他们只生一胎或者是两胎那他们一定会强烈反抗。

3、这些难民他们是人,是人每天就要吃饭和各种消费。所谓难民他们不可能带很多钱还需要逃命?这种情况极少。所以他们来了必须要有收入养活自己。他们到那去找工作?那个企业愿意接收语言不通如哑巴一样的员工?就是有个别的愿意接收了,但是中国快节奏的工作方式和廉价的报酬他们不可能接受,也不可能适应。这又是一个突出的问题。只要是现代人,除了吃还要有住的问题。中国有不少人还没有自己的房子住,要是接收上五万难民,这个人口相当于一个城市的人口。我过目前有不少城市的人口还没有这么多,两三万人口的城市不少。”

路透社和英国《每日邮报》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已有大约25万人死亡、近800万人在国内无家可归、另有大约400万人在叙利亚多个邻国注册为难民。与叙利亚战前大约2000万人口相比,超过一半的叙利亚居民背井离乡。

在叙利亚战乱下我们普通人能看到些什么?

以下是个人观点,如有雷同,概不负责^ω^

1.在力所能及下管住自己不去消费现在在挑衅我们国家基本权益的某些国家。

2.世界的战乱是不会停止的,有些人的野心永远填不满。只能能帮就帮。

3.爱护自己的国家,管好自己的言语,不去说别人国家哪里哪里好,我们哪里哪里差!国破家难在。

4.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如果出现不确定的状况,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联合国驻叙利亚人道主义协调员雅各布·希洛说,今年以来,冲突已致使大约100万名叙利亚人无家可归,如果战争继续,截至2015年底,另外100万人也将离家。

最后,希望贪心不足的人少一点,世界少一些人受苦。

希洛说:“可以推断出,更多人将前往欧洲,缘由是黎巴嫩、约旦、伊拉克、土耳其和埃及这些慷慨接收难民的国家……逐渐达到极限。”

路透社报道,截至目前,在土耳其登记的难民人数约为190万;黎巴嫩收容难民110万人;在约旦的难民人数为63万。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东和北非地区负责人彼得·萨拉马10日说,如果叙利亚危机继续,涌向欧洲的难民数将进一步上升,人数将数以百万计。

国际移民组织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有创纪录的432761名难民和非法移民试图横渡地中海,前往欧洲,其中大多数人被塞在橡皮艇中,2750人溺亡。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