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太少,所以要很多遍的重来。

这就像是那个自闭症孩子的内心世界一样,每一遍都要跟原来一样,因为他感受到的爱太少太少,所以要把这个循环来很多很多遍,但是每次得到的仍旧是太少,只能以一种渴求的心情期盼下一次循环,我们分析的时候只看到了母亲的辛苦的循环,却忽视了这种循环可能是孩子的想象。

据说《恐怖游轮》上映后,引得观众看后还分成两派争论,一派认为这是讲平行空间之类的时空游戏;另一派认为这是一场主人公车祸后的濒死体验。接受采访时,导演倒也是卖关子,声称他写剧本的时候也没定好是搞个精神分裂的故事,还是搞个濒死体验的故事,不过看起来好像都没平行空间之类的事儿。从片末,车祸现场,我倾向于这是一部濒死体验类电影,同时,抛开这些过于影迷化的理论探讨,直入片中主人公杰西覆水难收的人生,或许会给观众更深的情感体验。
和不少观众一样,看这片时,我第一反应想起的就是2008年的西班牙电影《超时空犯罪》,特别那片中以满头绷带来作为“隔离”观众对另一时空主角客体的方式来制造反转效果,与本片麻袋套头“阻碍”观众第一时间看出杰西在循环中不断产生客体的方式如出一辙。不过因此认为导演模仿《超时空犯罪》倒也不准确,据说导演在四年前就完成了剧本,只能说可能英雄所见略同(有趣的是《超时空犯罪》正在重拍,预计于2011年上映,因影响力来看,我估摸到时候倒是很可能有不少人说,“《超时空犯罪》这不在抄《恐怖游轮》嘛”)。两片同样有不断的循环经历,不过《恐怖游轮》不必去营造科学理论,所以可以更得心应手的制造惊悚效果,从那艘神秘的游轮出现的时刻起,整部影片就开始笼罩了神秘主义的惊悚气息,对我来说,本片气氛的营造比循环剧情给我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正如导演所说,他试图制造《闪灵》的效果,所以片中对于游轮长廊的镜头感上很有《闪灵》的感觉,杰西绝望中的奔跑,和对另一个“自我”的杀戮,那奔跑和狰狞的面容更是如同女版尼克尔森一般,一轮轮的循环不断制造着杰西的恐惧和无望之感,而这种绝望指向的正是杰西作为一个母亲身份上的自我质疑和覆水难收的家庭悲剧。
从循环的结构看,结合其情感冲击力,本片倒是与《偷天情缘》更有些节奏上的相似,在那部影片中,同样不纠结于一段人生经历不断循环的理论依据,而是以这样的方式表现对人生的自我审视,不同之处在于《恐怖游轮》更加残酷。在本片末段,杰西的一个客体终于从游轮逃出,眼看就要回到家中。然而,迎接她的却是另一个自我,一个母亲,一个粗暴对待孩子的母亲,而经历过一段绝望之旅的杰西,一个在绝望中还挂念孩子的母亲,此时看到的却是自己昔日对于孩子的凶神恶煞。可以说,她的孩子昔日经受的就是她不断循环经历过的困境一样的痛苦,一个母亲将生活的不满都发泄在孩子身上,而有些自闭的孩子则如同她一般无力逃脱这样的暴力循环。于是,一种情感的冲突和对立,被导演以两个客体的方式具化,一个憔悴的母亲和一个凶恶的母亲,这样的转化竟然如此之快,对比竟然如此之强,而杰西对凶恶的自己痛下杀手,表现的正是对自我的否定,对自我的反省,与在游轮上对“自己”下手的不忍和踌躇不同,这里的她果断下手,凶残中透着解脱。在从自己手中救出孩子之后,她面对的依然是车祸之后的下一轮循环,新的一场情感历练。本片就是一个阴冷的寓言,一个母亲试图弥补她的错误,以西西弗斯式的身心磨难来救赎,然后,过去的已然过去,对于儿子情感的伤害已经随着惨剧的发生没有机会再去补偿,她可以凭借残杀昔日自我的“自杀”来获得片刻的英雄母亲般的宽慰,而这样的情感麻痹也只是转瞬即逝。
在2009年的恐怖片中,《恐怖游轮》在故事逻辑方面是极具新意和亮点的一部,这样三次循环,又要丝丝相扣的剧情无疑极大考验着身为编剧和导演的克里斯托弗的功力,对于细节的把握可谓至关重要。不能说导演做到了毫无破绽,但是在整体剧情的连贯性和三次循环衔接点的相互呼应性上,他做的已经非常出色,这也本身让这样的多重线索看似结构复杂,但是也并不难理解。加上极佳的氛围营造,让杰西悲剧而宿命般的命运也催人同情,错误来得常常太早,救赎常常来的太晚,多少足以让人死不瞑目的错误在不经意间已经铸就,导演看似给出了残酷的结局,却也留下了让人反思和内省的力量。

用豆瓣很久,看过很多别人的想法,第一次自己也想认真写一些东西。

也许我们看到的是一种映像,是母亲不停地给孩子做所有事情时要遵循一个固定模式的套路,所以以至于母亲的灵魂已经死了还是要遵循孩子的习惯,一遍一遍的循环,一遍一遍的循环。

欢迎关注公众号:关于电影两三事,ID:aboutfilms

恐怖游轮很好看,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刚开始听名字我以为大概会是那种,把人类关在游轮里,然后进行厮杀换取生存的故事,结果完全不是,女主一次次循环,却还是选择出海,很想知道当时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明明已经看过了很多死亡,明明可以避免事情再一次的发生,在码头上的她已经忘记发生过的一切吗?再一次选择把大家(包括爱她的人)带到死亡和恐惧的循环里,回到游轮上只记得隐约来过这里,然后开始新的循环。一次又一次的,她已经写过那么多纸条告诉下一个来到这里的自己杀掉所有人,那么多的莎莉在恐惧和绝望中死在甲板上,亲眼目睹了那么多次自己将自己推进大海又重新回到家里,她无助,她愧疚,她爱自己的儿子,她看到了自己对儿子的伤害,她想重头开始,又一次她杀掉了自己,作为母亲不太合格的自己,然后她看到了那么多的死鸟,都是曾经的她撞死扔下去的,没错,循环还没有结束。。。

也或许是母亲疲惫的内心的一种呈现,她日复一日的承受的巨大压力。呼天不应告人无门的绝望感,正如那艘无法停止的巨大游轮,沉重,老旧,自己跟自己的斗争,永远无法挣脱出去的牢笼的生活,就像游轮上一间间的空房间,不论怎么呼救都没有人回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思考的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很心疼儿子,那个自闭症的孩子,他没有做错什么,只因为看到自己的妈咪——第二个妈咪,失手打翻了颜料,他害怕,又亲眼目睹妈咪杀掉了妈咪,他害怕,他只是一个孩子,他惊恐,他大哭,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在车祸中结束了生命。。。也许他的灵魂会看到第二个妈咪再一次去码头,再一次。。。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