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剑江湖

2017-3-9

古龙原著,尔冬升导演,江一燕、何润东领衔主演的剧作《三少爷的剑》在春节假期观赏。

侠之大者,还是别想着归隐田园了

电影名叫《三少爷的剑》,并不说这部电影就是讲一把剑的。

不妨把这里的剑看作一个象征——三少爷的自我与外界之间的角力挣扎。

一开始出场的三少爷并不是“三少爷”,而是在苦海镇妓院晓月楼做龟奴的——没用的阿吉。

阿吉又木讷又傻,喝个烂醉闯进妓院钱都花光只能以工抵债,有大街上的女子让他倒尿盆他也不声不响的倒了,一声不吭挨流氓嫖客刀捅为妓女小丽讨回被赖账的嫖资,成为最下贱的挑粪工的一员每天挑粪,等等做着一个“没用的人”会做的事。

后来我们知道了,这个“没用的阿吉”就是天下第一剑三少爷谢晓峰。

然而从头到尾,三少爷都拒绝拿起剑再杀一个人,直到电影结尾一剑给了堪称知己的燕十三一个痛快。

逃到苦海镇当阿吉也好,挑粪也好,与找上门的未婚妻短暂的“假装”隐居也好,他拒绝做那个名震天下的第一剑,心心念念要抛弃一切——武艺、名声、家族、感情,去种地,过“平淡的日子”。

哎,到这就不能怪我实在不喜欢这个人设了。

这不是典型中产阶级精英男性寂寞空虚冷追求“另一重人生境界”的小矫情么?

如果把江湖也划分个等级,谢晓峰作为顶尖的江湖人士,不在体制内;但出身神剑山庄,出身高贵;有钱有名有能力,但不沾政治的边,所以没有权利加持,还到不了权贵那个阶层。这不就是中产精英么?

换作其他江湖人,不知道有多羡慕谢晓峰所拥有的条件,然而他本人却仿佛视若敝履憎恨自己拥有的一切,殊不知也正是这一切造就了他天下第一剑的能力。

真正在过“平淡日子”的穷苦下层人民生活他也不是没有过过。苦海镇以挑粪为生收留他的老苗婆一家,手无寸铁身无寸长,儿子苗子以挑粪为生,女儿娃娃,又名公主,骗家里人说去大户人家做婢女其实是到晓月楼做妓女,即妓女小丽。真正过着平淡生活的人被各种恶霸欺凌毫无反抗之力谢晓峰也是看在眼里的。

所以对于一心嚷嚷要买片地种过“平淡日子”的谢晓峰,只需要问一个问题,

“想把日子过平淡没问题啊,只要废掉武功,人也变平淡就可以了,到时候想不平淡也没法不平淡,你愿意吗?”

估计看文章的你会下意识的替他回答“搞笑,怎么可能!”

See,享受着人上人独一无二的资源,还偏偏不想履行人上人的责任。

作为武功第一的侠客,江湖第一帮派的少主,匡扶正义、光大家族就是伴随着这种优势而生的责任。在其位不谋其政,好像反而鄙视权利地位很追求无为自然的样子,却不啻为中产精英最大的虚伪。

起点就很高,注定弯不下腰。弯不下腰,就别强凹。

这里表现的三少爷,其实也只是一个找不到自我,找不到追求,反复纠结折腾的人罢了。

然而就这样的人设,竟然还是7岁就得到天下第一神剑认可的神童级人物,估计多半是他们家老祖宗作弊了。作为一个大侠,没看到侠气,作为天下第一剑客,没看到境界,真不能怪我不粉三少爷。就这么一个纠结黏糊的人还能练成天下第一剑?豪气冲天的燕十三反而一直屈居第二,难怪冤的要发疯。

个人自用 非影评

干脆利落的前奏,不拖泥带水。

不想做盟主的侠客不适合谈恋爱

这里指的是神剑山庄三少爷谢晓峰和七星塘少主慕容秋荻之间爱恨交织的关系。

一句话说白就是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却被莫名其妙的感情死死绑在一起不得挣脱。

矛盾其实很简单。谢晓峰和慕容秋荻同样是江湖豪门的出身,从小相识,青梅竹马的感情发展的顺理成章。结果要成亲的时候,谢晓峰逃婚了,因为要去追逐他“平淡种田”的理想,逃的不止是婚,更是会束缚一生的江湖门派之间的争斗。

而这么做最受伤的人是慕容秋荻。因为谢晓峰逃婚,慕容秋荻的父亲病死,为家族利益要另嫁他人时,谢晓峰又出现抢亲,霸气宣示“主权”。抢亲成功后又把慕容秋荻丢在一边自己去“找平淡”了。

哎呀,真的是太渣了。

而慕容秋荻呢?自小情深意切要嫁给谢晓峰,除了出于感情,也同时为了称霸武林。她明明也倾尽所有对谢晓峰好,他要“平淡生活”,她就陪她找片山,几十号侍从弄来假山花草把荒山布置成精致美丽的世外桃源。披着“隐居”外壳的奢华显然不是想“真正”隐居的谢晓峰要的。

后来两人之间爆发了争吵,慕容秋荻无奈而又愤怒的嘶吼着——

“你随我意不开心,我随你意也不快乐,那你为什么那么自私,非要我依与你

“尊卑贵贱谁都改变不了,太阳本来就高悬在苍穹之上,你为什么非要拉到淤泥里。”

嗯,说的对啊。两人之间是有感情的,但各自追求不同,水火不容。面对矛盾,不同的是一个回避问题,一个抓着不放。虽然是虚构的武侠世界,但某种程度也真实的反映了现实世界理还乱的情感关系。

能引起观众的不忿、同情、不平,说明影片对这段关系的刻画是成功的。

燕十三 在桥上与人比武 将其杀死 来到七星塘

开场时分,燕十三和来索命的高通决战,高通打斗过程中为何非要拎着灯笼不放,难道高手对决还需要这微弱烛光来照明?

爱我钱/权/名or我本人的中产精英世纪爱情难题

这说的是阿吉和娃娃之间“纯粹”的感情。

谢晓峰身无分文流落苦海镇妓院晓月楼,以工抵债当龟奴阿吉期间,认识了十分贪财但心地纯洁善良的妓女小丽。

缘分从小丽蹲地上狂捡嫖客钱袋里洒出来的金豆开始,偷偷捡的欢快,一回头看见阿吉,两人大眼瞪小眼,爱钱的小丽分给阿吉一颗金豆求他不要告诉别人。

阿吉当然没拿那颗金豆也没有说出去。

后来阿吉生受几刀不还手从赖账嫖客手中帮小丽讨来嫖资,让小丽深受感动。恰好小丽在妓院遭到变态嫖客一顿鞭子毒打逃回家后,发现她娘老苗婆和哥哥苗子收留了阿吉,两人再次相遇阿吉这才发现老苗婆口中在大户人家作婢女的女儿公主,小名娃娃,正是小丽。

这是两个同为沦落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彼时阿吉是一个挑粪的,小丽是个妓女,一同面对各路欺凌无法反抗。小丽及村民是真的毫无反抗之力,阿吉,即谢晓峰,是不想暴露自己的武功来反抗。

那么问题来了,阿吉是真的喜欢娃娃吗?

如果阿吉喜欢娃娃,那慕容秋荻又算什么?

果然在阿吉暴露自己就是三少爷谢晓峰的身份后,“正宫”慕容秋荻来抢人了。二女争夫的戏码其实让我有点不忍直视。慕容秋荻也好,娃娃也好,两人不论身份地位的贵贱差别,在对待爱情这件事上至少都是勇敢主动出手表达自己想要的,而且二人各有各的闪光点。

但是她们都眼瞎了嘛!!!争的也不是什么二十四孝好男友,是不主动不负责不拒绝动不动就逃跑的谢晓峰啊亲!

在娃娃与慕容秋荻的语言争吵中,带出了那个无论古今中外,由男女身份地位差别而产生的千古难题——面对一个精英男士,女人到底是爱他or还是爱他的钱/权/名?

也就中国的直男癌导演会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值得拿来创造戏剧性的问题一直反复在各种电影明着暗着的暗示着。

慕容秋荻“我不是已经尽力讨好他了吗啊?为什么他还是要离开我?”

娃娃“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你死心吗?因为他知道,你只爱他的身份,而我爱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娃娃“你身为上流人却说下流话,难怪他要离开你”

借着娃娃之口仿佛正义凌然的给出了这个千古爱情难题的答案——“尽管我有权有钱,那些知道我身份的人其实都只是爱我钱,那些不知道我有钱的人才爱的是我的人。你们这些爱我钱的不配和我在一起,爱我人的才配和我在一起”

感觉中产精英男性对这个问题的纠结怨念都快要炸出屏幕。

这个问题我给不出答案也从不纠结。

只能说,女人当自强。

而再看仿佛满足了谢晓峰找一个真心爱他“本人”的单纯女子要求的娃娃。是啊,电影中娃娃对于谢晓峰的感情也是真的,然而谢晓峰真的喜欢娃娃吗?如果喜欢娃娃,就不会数次为了慕容秋荻离开她。还是说,谢晓峰喜欢的也并不是娃娃本人,只是那种身为无名氏也被爱的满足?一边要求别人喜欢排除身外之物的自己,一边对别人不清不楚,这对娃娃来讲公平吗?

慕容秋荻也好,娃娃也好,看似两人都在主动争取自己想要的,命运却始终被从不做出决断和选择的谢晓峰支配,简直是最大的悲哀。

最后慕容秋荻带着一直痴心暗恋她的书童——已经成为幽冥天尊的竹叶青,来攻打神剑山庄,对于近乎疯狂的慕容秋荻谢晓峰还是一再避让,狂性大发的慕容秋荻分不清人误杀了爱她最忠诚竹叶青,而垂死的竹叶青则趁她不备,带着穿过自己身体的剑狠狠拥抱了慕容秋荻,两个爱而不得的人一同作了了结。

仿佛从始至终都是两个女人的战争,而作为战争源头的谢晓峰每次都躲得远远的把自己摘的很干净。

美高梅官方网站,而其实,也许感情中最大的作恶就是不作为。

七星塘塘主女儿慕容秋荻让其去杀三少爷

七星塘少主慕容秋荻是神剑山庄三少爷原配的妻子,一个怀里藏着白蛇的女人,只不过过门时再三受挫,让她由爱生恨。于是,她找燕十三杀掉三少爷。

如果可以,还是做燕十三更坦然

最后燕十三“心满意足”死在三少爷谢晓峰的剑下。

他从出场到结束,整个人设的最大夙愿就是找神剑山庄的三少爷——天下第一剑谢晓峰比武。

为什么呢?天下再没有能比过燕十三和谢晓峰这两个人的剑客了。

然而身为为钱杀人、背后杀人见不得光的杀手,燕十三所有扬名立万的战绩都被旁人算在三少爷的名下,因为天下第一剑的名头太响了,燕十三再厉害也只能活在三少爷的名声阴影下,除非找到三少爷比次武,一决高下。

然而他去神剑山庄找谢晓峰比武被庄主告知谢晓峰死了。

一口老血喷出来,又被告知因为小时候过劳过苦过伤无药可治命不久矣。

万念俱灰之下来到苦海镇接替上一任,做了守墓人。

神奇的是,在苦海镇,作为一个卑鄙的杀手,燕十三在穷苦大众的拷问声中受不了良心谴责,杀掉了苦海镇妓院晓月楼的大老板,为民除害,完成了从一个杀手到侠客的转变。

其间认识了妓院龟奴——没用的阿吉,看到阿吉总是站出来,木讷而又笨拙的用代人受伤的方式为妓女小丽出头,虽然一开始没有答应,后来还是在村民的请求下将自己的夺命十三剑悉数传授给了阿吉。

燕十三的人生到这里已经了无追求了。

偏偏又因机缘巧合得知,阿吉就是他一直苦苦寻找的神剑山庄三少爷谢晓峰。

然而这时候,没用的阿吉已经不仅仅是他一直梦想杀掉的对手,还是苦海镇一起喝过酒的好友,授业切磋的徒弟。

他还怎么去杀掉三少爷谢晓峰呢?

适逢谢晓峰因感情、亲情遭难,燕十三又每每在关键时刻及时出手相助。

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两人相约崖边,漫天花树下,用一场明知不能胜的比武,死在很久没有杀过人的谢晓峰剑下。

所以纵观整部电影的主要角色,你会发现,原来这个燕十三才是活的最圆满的人。

活在底层的时候一路拼杀尽管付出很多最终还是成了谁惹都不怕的顶级杀手;

成了杀手靠杀人赚钱,钱也赚到随便花不care;

等到生命快要完结退出江湖后一个举手之劳,毫无反抗之力的劳苦大众就能磕头下跪称他大好人;

他生命的最后一个愿望——和谢晓峰比武也以一种有点造化弄人的方式实现了;

死也得偿所愿死在了自己最敬重的对手谢晓峰手中。

他是整部电影里唯一成功找到自己、做自己的人。

也许整个人生就是求不得,求不得的终归求不得,就享受拥有的吧。

燕十三来到神剑山庄 庄主谢王孙 谢晓峰之父 说谢晓峰三少爷已死

谢晓峰是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谢家儿女凋零,三少爷是他父亲的唯一期望。燕十三找上门去,看到的却是三少爷夸张的灵位。燕十三一怒之下以剑劈开灵位,气血攻心口吐鲜血离开。慕容秋荻知道三少爷的死讯后痛苦万分。

结局

最终,慕容秋荻一把火烧光了娃娃所在的村子,娃娃毁容。慕容秋荻与竹叶青在攻打神剑山庄时同死,燕十三与三少爷谢晓峰比武不敌而死,谢晓峰带着毁容的娃娃和燕十三的剑仗剑天涯,行侠仗义。

以爱为名束缚他的人死了,他的最强对手死了,毁容的“爱之幻想”衬托他不离不弃的伟大,名利在外却无需负责的“平淡生活”也实现了,人生大赢家还是中产精英三少爷。

所以说,这个江湖没有情仇,只有中产阶级的人生诉求。

电影中有不少堪称金句的台词,也许隐晦的表达了一些真实想法,有意思。

慕容秋荻 年少时与三少爷青梅竹马 两家欲联姻
三少爷听到父亲说七星塘联姻是有目的的 于是逃婚 塘主与谢王孙决裂气死
慕容因怀孕欲嫁给另一庄主的傻儿子 三少爷来将慕容带走
慕容让竹叶青去叫谢王孙 被三少爷看见后离开 三少爷想田园生活
慕容想一统江湖

苦海镇上出现一位形同乞丐的陌生人,欠了老鸨的酒钱,被取名阿吉在妓院干活抵债。燕十三找到神医看病,却告知从小过苦过劳过伤以至气血紊乱经脉败坏,时日不多。经过车夫的指引,燕十三到了苦海镇。阿吉在妓院为妓女出头受伤,因而大老板欣赏他的魄力想收为弟子。阿吉不愿意而逃走,路上遇到挑粪水的苗子,借住他们家,在这里再次遇到救过的妓女,家里人称为公主。为了钱,为了能让家里人吃上肉,公主不惜以身赚钱,客人的鞭打也只能隐忍。家人有个对公主更亲切的称呼,叫娃娃。

竹叶青 从小就是慕容的书童 深爱慕容 慕容说他不配

娃娃没回妓院,大老板派手下找到了她。街上幸亏燕十三的出现,娃娃一家逢凶化吉。阿吉被要求去跟燕十三学武功,保护娃娃和乡亲们。阿吉不愿意动剑而被燕十三斥退。燕十三在乡亲们的指责中醒悟,去妓院将天尊的分舵舵主大老板铲除。百姓放烟火庆祝,但祸福无常。慕容秋荻带着人马赶了过来。燕十三因为命不久了,怕剑术失了可惜,于是收了阿吉为徒,教他剑术。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