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值得看的电影!

《我不是药神》的完成度非常高,可能谈不上伟大,但绝对优秀。不说9.0分,但至少可以给8.0分。

毫无疑问,《我不是药神》无论口碑还是票房都非常成功。而剧本作为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也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剧本整个结构,都严格地遵循了好莱坞通用的三幕式。而程勇这个角色的神话原型,则是古希腊光明之神阿波罗。也许主创们的才华是天赋,但这些格式和方法,是可以剖析拆解甚至学习的。

电影院看完这部电影,非常感动。

电影探讨了医疗制度、社会意义、人性弱点等各种话题,涵盖的方面非常全面,每一个细节都有巨大的解读空间。

商业电影想好看,要么让观众的感官被刺激,要么让观众的感情被煽动。即所谓“电影只有两种类型,恐怖片与色情片”。同属暑期档的《动物世界》是前者代表。视效和“烧脑”、“展现人性深渊”的情节本质都是奇观展示;而观众的眼泪和如今的话题讨论度显然证明了“药神”属于后者。

卖保健品的男主程勇面临着几个困境。第一是生意不好,房租拖欠,房东的电话都是隔壁邻居接的。第二是前妻想要带儿子移民国外,可程勇就这么一个儿子,坚决不愿意。第三是他的老父亲病重,医生说必须得做手术,然而昂贵的医药费让他头疼。

人性和道德的冲突

能让人哭的,不一定是部好作品,但肯定是能让人觉得好看、卖得不错的电影。这点韩国电影成功地做出了示范。

在这时候,隔壁邻居给他带来了一个客人,也就是吕受益,老吕是白血病的患者,面对四万一瓶的正版药实在是买不起,所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希望可以拿到便宜的药。在面临各种困境和压力的情况下,程勇选择了去印度带药。带药回来之后,他才发现,有那么多的病人吃不起药,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商机。

程勇作为一名商人,虽然最初卖药是为了钱,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

成熟的创作者必然会对煽情技巧熟稔于心。所以我能非常有底气地说——自己是个不成熟的创作者。这篇拉片笔记实乃本人的难产之作。

电影的前半段还是比较欢乐和积极的,得了白血病的病人很多,他们基本都带着口罩,想尽办法求医。刘思慧是单亲妈妈,女儿得了白血病,为了女儿不得不在风尘中生活;彭浩是从农村出来的打工少年,一头标志性的黄毛更像地痞流氓,然而他得了白血病,为了不拖累家人一直没有回去;刘牧师因为会说英文,所以被程勇纳入自己的小团队,他总是用善意去鼓励那些白血病人。

当彭浩帮他卖药后,程勇不计前嫌,还给他工资和药,说明他重情重义。

接下来,我这个经常写到缺氧的不知名编剧会用拉片的形式,对本片的剧作加以分析,并十分虚心地不接受任何意见。谢谢(给您鞠躬)

电影有几次很大的转折,第一次是市面上出现了卖假药的张长林,他传销式的营销,让大家购买他的假药,被程勇一行人撞破,甚至是大打出手。也正因此,张长林威胁程勇,程勇不得不解散了自己的团队,并且将药品全部交给张长林来卖。第二次转折则是一年后,程勇已经是老板,而老吕则病重在床,亲眼看到和听到老吕治疗的惨痛,程勇想要帮他却已经来不及。在老吕去世之后,他决定重新开始卖药,这次却不是为了赚钱,纯属为了帮人。还有第三次转折,则是彭浩意外看见警察来临的时候,为了顶替罪名开车出去,却死于车祸,那时候,他刚刚剪掉头发,准备回一次老家。

公司团建当天,程勇坚决不让刘思慧跳舞,让酒吧经理去跳舞,是在捍卫女性朋友的尊严。

注:情节内容的记录来自笔者的记忆,细节与电影实际情况可能有所出入。

电影在人物的刻画上让人印象深刻,一方面是因为剧本的扎实,我个人一直觉得,好的故事和剧本才是最基本的支撑,另一方面是所有主创人员的用心,包括导演、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至少我坐在大屏幕前,能够完全的感受到那份真实。

尽管他有生理需求,也对刘思慧有好感,但最终理智战胜了感性,没有强求刘思慧和他发生关系,也体现出他的正直。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就是警察曹斌,他脾气暴躁,第一次出场就差点打了程勇,同时他还是程勇的前小舅子。两个人最开始是不对盘的,曹斌在受命调查假药案件的过程里,慢慢发现了事情真相,老百姓的苦楚让他开始有所改变,后面他直接跟领导说自己无法查这个案子。从开头到后面,他整个人物的变化和纠结都表现的很好。

当他担心被捕入狱,决定放弃卖药之后,彭浩、刘思慧、刘牧师却纷纷离他而去。

开场画面

电影里使用了大量的特写镜头,所以在观看的时候,人物那种情绪感十分饱满。很多人都将这部电影与《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对比,个人觉得,比起《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我不是药神》多了一些克制,而这种克制和隐忍反而将情绪更好的衬托出来了,各有各的好,无法比较。

其实从程勇的角度来看,他并没有做错,一旦被抓就要被判十年二十年,但他还有父亲和儿子要照顾,他不能坐牢。

图片 1

以前看国外的电影,总会想,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一部好的国产电影,现在,我想说,等到了!

但他自从卖过药之后,人们就把它当成理所应当的了,一旦他不再卖药,人们就对他感到非常失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顾念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人们亲手把他送上神坛,又亲手把他推下神坛。

印度歌曲,印度神油和店铺名称——表明此刻程勇的工作,生活在相对底层的状况、程勇和印度的联系。并一定程度上暗示了程勇的性能力。

这感觉就像有个人天天学雷锋做好事,有一天他不做好事了,人们就对看不起他了,觉得他无情无义,殊不知,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做好事的义务,他不是天生就该做好事,谁也没欠谁。

即便是程勇把渠道给了张长林,即便张长林从一万块卖到两万块,也仍然比四万块的正版药更便宜。

邻居小旅馆老板来找程勇,告诉他房东催债——表现程勇窘迫的经济状况,以及之后程勇急迫想要联系上吕受益的伏笔。

人们不去指责瑞士诺瓦公司,反而对曾经帮助过大家的程勇冷眼相待。

程勇帮了彭浩,彭浩就喊他一声“勇哥”。后来程勇不卖药了,彭浩就失望的离开。即便是程勇说他要重新卖药了,彭浩也叫他走。

程勇和邻居关于印度神油的对话——程勇市侩的性格。

当彭浩抢药被抓住的时候,程勇说:我辛辛苦苦给你们弄来这么便宜的药,你就这样对我?

主题显现

彭浩说:你是为了钱。

图片 2

后来,程勇问彭浩: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

彭浩说:是,曾经是。

程勇去养老院看父亲。父亲的状况并不好——推动程勇走私印度仿制药的伏笔。

其实彭浩没有做错,只是有点道德绑架了。他做善事是没问题的,但他不能强迫别人做善事,不做善事就鄙视他。

就好比一个人可以在公交车上让座,但不能强迫别人让座,不让座就看不起他。

程勇父亲对自己孙子去向的关心——程勇和妻子关系恶劣,和程小澍父子牵绊的伏笔。

毕竟,用道德约束自己,好过一切法律;用道德约束别人,坏过一切私刑。

500的药,瑞士诺瓦公司卖37000,程勇卖5000。人们总是惦记程勇赚了大家4500,却忽略了他帮大家节约了32000。

与养老院工作人员的交谈,递上烟——加强观众对程勇糟糕的经济状况和市侩性格的印象。也透露出程勇父亲需要更好的治疗,为之后程勇和吕受益的共同点埋下伏笔。这里还有有一个对比手法的运用:上一场戏程勇也拒绝了父亲抽烟的请求,这里却用香烟贿赂,为的还加强程勇小聪明的性格和窘迫地经济状况。

吕受益的妻子也是如此,当初程勇帮助了吕受益,她就整杯白酒一饮而尽以表谢意,后来程勇没有不帮忙了,面对程勇给的钱,她就叫程勇走,仿佛是把吕受益的死怪在程勇一个人身上。

没有人理解程勇的苦衷,没有人为程勇着想,没有人知道程勇卖药要承担被捕入狱的风险,没有人知道程勇还有父亲和儿子要照顾,没有人知道程勇也同样只是一个普通人,就像你我一样。

和儿子洗澡,跟儿子吃饭,在儿子提出想买东西时,给儿子(相对)爽快地拿钱——表现父子关系和已经离婚的现实。问儿子为什么不找继父要钱,强化角色性格,以及父子亲情对他的羁绊。

当然,这不是在黑他们,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他们的人设。没有人是完美的,没有人是圣人,任何优秀电影里的人物都必定是有缺点的。假如导演把他拍得大公无私、善解人意、十全十美,这才是败笔,毕竟根本没有这样的人。

唯有吕受益是最正直、豁达、包容、善解人意。

前妻的出场,以及两人之后的抚养权争执,程勇家暴行为的暴露——程勇在丈夫和父亲角色上的失败,强化程勇市侩性格。这里还有一个关键的人物塑造,就是程勇本人对亲情尤其是亲子情感的认同。在之后的情节中,这是非常关键的行为驱动力。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电影中,“橘子”这一细节贯穿全片。

吕受益第一次见到程勇,说的是“吃个橘子”;吕受益和程勇最后一次见面,说的还是“吃个橘子”;吕受益去世后,彭浩吃着橘子,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和朋友道别。

前妻讽刺程勇不是男人,程勇对此表现出极大的愤怒——本片的主题,程勇男性自尊受挫后的英雄主义救赎,为之后的角色变化奠定基础。

吕受益就是这么的善良,他从不怨天尤人,怪这怪那。

程勇同意走私药,吕受益感谢程勇。程勇不再卖药了,他是唯一一个没走的,直到程勇叫他走。当程勇再次来看望他,他也倍感欣慰,没有恨过程勇,没有怨过程勇。

警察曹斌的出场,通过他的台词,我们知道,他曾是程勇妻弟——介绍人物关系,上一场戏还很嚣张的程勇,面对警察曹斌,表现出了其懦弱的性格。

毕竟程勇至少帮助过他一段时间,他就很感谢程勇了。即便后来一年时间程勇没帮助他,他也没有怪程勇,毕竟程勇根本没有义务帮他。

铺垫

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没有什么是理所应当的,没有谁天生就该帮谁。

图片 3

因此,彭浩、吕受益妻子等人不应该对程勇失望,而是应该学会感恩。他帮了你,你应该感谢他。他不帮了,你也不应该怪他。

邻居给程勇介绍来了吕受益——两人的首次见面。这是本片主线故事的开端,即现实目标——程勇通过贩卖印度仿制药以摆脱自身的经济困境。不过由于自己性格,程勇拒绝了吕受益。吕受益只好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吕受益的台词“等着药救命”成为这场戏的“书档”。

当然,这只是站在程勇的角度。如果你站在彭浩、刘思慧、刘牧师的角度看待问题,同样会觉得他们的态度也是可以理解的。

推动

和程勇相比,彭浩是单纯的,天真的,幼稚的,甚至有点一根筋。

作为一个农村孩子,他在生病以后为了不连累家人,就来到了城里。

程勇父亲突发重病,需要一大笔手术费——加强程勇的现实困境,同时让程勇有了和吕受益的共同点——无法支付昂贵的医药费,进而对正规医疗体系产生了不信任感。

眼看程勇在卖药,他就“劫富济贫”,帮助身边的病友。

不仅是彭浩,包括刘思慧、刘牧师、吕受益的妻子都绝不是坏人,只是思考的角度不同罢了。

程勇看到小卡片,想起吕受益的电话。急忙回到店铺,发现被房东锁上,便敲碎玻璃进去——前戏的一个角色塑造点在这里变成了表现程勇急迫心理的垫脚石。之后询问医生关于印度格列宁的情况,原本只是一段“倒脏”的台词,因为医生“你先别问药效怎么样”,让观众进一步增加了对影片中正版格列宁高价的不信任感,同时也让观众更容易认同程勇之后的行为。从剧作上来说,这是相当成功的技巧运用。

假如当初程勇仅仅是不卖药了,我相信大家仍然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他,毕竟坐牢可不是小事;假如程勇不卖药了,而是把渠道给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人们也不会说什么。

可程勇偏偏是收了张长林的钱,把渠道给了张长林,把病人推给一个假药贩子,这才是彭浩等人失望的原因。

瓦公司的代表出场,面对前来投诉抗议的人群——本片主创在塑造诺瓦公司医药代表赵立忠的时候,运用了三种手法:其一是他光鲜的打扮,其二是他倨傲的神情,其三则是其过于冠冕堂皇、缺乏人情味的言辞。通过这三点,赵立忠和抗议人群、以及他歇斯底里的部下形成了双重对比,让观众对这个角色和他背后的诺瓦公司心生抵触。这个角色的退场,也是因为他的洁癖被挑战而狼狈离开,创作者让赵立忠变成了一个被人嘲笑的权威,既让观众给释放了焦虑,也彻底将诺瓦公司放在了本片价值观的对立面。

当然,一码归一码,彭浩虽然性格过于直率,但也绝对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二元对立是通俗叙事的基础,这里诺瓦公司作为更为强势的一方,自然成为了靶子。否则观众的情绪无从宣泄(总不能让警方成为本片的反派吧)。但这也是本片最有争议的地方。任何新药和新技术的研发以及临床试验都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其来源必然是产品的盈利。本片的做法,可能是为了过审,也可能是因为主创们的民粹主义,亦或是为了煽动观众情绪。

眼看程勇不再赚钱,按照500的原价卖药,他就主动回来帮忙;

如果展示下这名医药代表所处的困境,比如在面对抗议人群之前,他因为新药研发的资金链断裂问题而焦头烂额。在之后的情节里也让这个角色显得温情,甚至能理解程勇,也许本片的这个漏洞就能够被修复。当然,这样做也可能带来新的问题,这里暂且不表。

眼看警方赶来,他就以生命为代价保全程勇,作为对程勇的回报。

看到这里你就会发现,电影里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吕受益接到电话,程勇与他见面商谈——情节推进;交代之后程勇发家的具体途径,并表现了程勇的性格。

即便是救死扶伤的程勇,也有被金钱蒙蔽双眼的时候;即便是最单纯的彭浩,也有误会程勇的时候;即便是最恶毒的张长林,也有讲信用的时候。说好了给程勇两年的钱,就一定会给。说好了收了程勇的钱就不把他供出来,就一定不供出来。

争执

这种辩证、全面、立体的拍摄,正是电影的一大优点,也正是一部优秀电影必备的特质。导演从不非黑即白,从不加入自己的主观意愿,从不偏袒谁。

图片 4

长久以来,一旦电影里的主角做了错事,比如偷东西、骗人、出轨,就会有观众骂他,甚至说电影三观不正。仿佛主角应该永远不违规、不犯错、不能违背法律道德。

但恰恰相反,如果一部电影中的主角是十全十美的,反派是十恶不赦的,才显得太假,说教味太浓烈。

程勇来到印度,有一个熟悉的印度司机接机,司机还会汉语。两人前去仿制药药厂——因为前文交代了程勇“走私”印度神油,这里和之后他跟印度走私者的合作关系并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正是因为《我不是药神》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立场、原则、态度,他们并非个个善良淳朴、大公无私、舍生取义、正大光明,而是有私心,有城府,有缺陷,有弱点,才显得人物形象丰富立体、有血有肉,仿佛是我们身边真实存在的人。毕竟,电影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

法律与良心的矛盾

和药厂老板的沟通——这一序列的对话中,有三个关键信息点:其一是仿制药在中国属于违禁品;其二是老板提出,程勇如果能在一个月之内卖出全部药品,就能拿到仿制格列宁的中国代理权;其三,在程勇用中国普通人买不起正版格列宁作为游说理由后,老板好奇地问对方是否想做救世主。程勇卸下本就不想坚持的伪装,说自己就是想赚钱。

当刘牧师拒绝程勇的时候,程勇说:为了救人命而犯法有什么错呢?

第一点为第二点做铺垫,而两者都是为之后程勇实现发迹愿望增加砝码(第二点还特意在程勇望向驶离港口的走私船时,用单独的画外音让观众加强印象)。而最后一点显然是为程勇前半部电影的性格做下最根本的定调(这里和之后与印度走私者交谈的两场戏,徐峥的表演都在对这个性格强化)

当曹斌抓捕程勇的时候,一位老太太说:我病了三年,40000一瓶的正版药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你们非说它是假药。那药假不假,我们能不知道吗?那药才卖500块钱,药贩子根本没赚钱。谁家没个病人,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你们把他抓走了,我们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而在和药厂老板的对话中,程勇的台词成为了这场戏的“书档”——命就是钱。这里有两个作用,一还是体现程勇的性格,二是作为之后张长林“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的另一角度阐述。

当彭浩遇难的时候,程勇说:他才二十岁,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

创作者对这场戏的台词精心打磨,让每一个需要传递的信息都有效地进入观众的脑海里。事实上,全片的台词都经过详细设计(这也是一部好作品该有的特质)。效果非常好,但如果我们鸡蛋里挑骨头,对本片的电影语言吹毛求疵一下,会发现本片承载叙事功能的,很多都是台词对话,角色行为和镜头语言在几处关键情节似乎退居了二线。这一场戏,笔者可能会改成程勇在和老板商谈前,先来一场程勇看到有小部分普通人(最好就是中国人)在印度购买仿制药自用;来到办公室后,看见老板挂掉电话把一张合同揉烂扔进垃圾桶。程勇离开时偷偷地从垃圾桶里拿出来,发现是上一个中国代理人的合同。当然,这种粗糙的改动也有“为视觉而视觉”的嫌疑。还可能会打乱叙事节奏。写出来是为了抛砖引玉。

辩方律师说:我的当事人虽然触犯了法律法规,但是一年多来有近千名的慢粒白血病人是通过他代购的药保住了生命。程勇的主观意愿是救人,而非盈利。

而局长却对曹斌说:法大于情的事你见得还少吗?我们作为执法者,就应该站在法律这一边。

吕受益在医院接受治疗。原本因为医生指责他不遵医嘱用药而不满的他,接到程勇的电话露出笑容——视觉上展示患者因为疾病而受的折磨,唤起观众的同理心。程勇从这时开始成为吕受益的希望来源。两人的羁绊加深。

早在老太太为程勇求情的时候,曹斌就已经动摇,而彭浩的遇难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做了强烈的思想斗争后,曹斌最终选择了不服从命令。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