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xtfh"><big id="txtfh"></big></track>

            <pre id="txtfh"><big id="txtfh"></big></pre>

            <dl id="txtfh"></dl>
              <noframes id="txtfh"><progress id="txtfh"></progress>
                  歡迎光臨安徽中天工程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新聞中心

                  電 話:0551-63639863

                  傳 真:0551-63639863

                  手 機:13605515695

                  聯系人:楊先生

                  郵 箱:466516050@qq.com

                  地 址:合肥市包河區屯溪路433號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PPP財政支出責任測算四大誤區

                  PPP財政支出責任測算四大誤區

                  發表時間:2018-2-18 17:02:35  瀏覽次數:9037


                  ?  財政承受能力論證是指識別、測算PPP項目中的財政支出責任,科學評估項目實施對當前及今后年度財政支出的影響,有利于防范和控制財政風險,實現PPP項目的可持續發展。但從實際情況來看,由于實操人員對政策文件理解有待加深、地方政府重視程度不夠和PPP咨詢機構良莠不齊等原因,導致財政支出測算、風險評估過于簡單化。在此,筆者依據《預算法》、《關于印發〈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財政承受能力論證指引〉的通知》(財金〔2015〕21號,以下簡稱“財金〔2015〕21號文”)、《關于印發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操作指南(試行)的通知》(財金〔2014〕113號,以下簡稱“財金〔2014〕113號文”)與《關于規范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合同管理工作的通知》(財金〔2014〕156號,以下簡稱“財金〔2014〕156號文”)等有關規定,就PPP項目財政支出責任測算中的常見誤區提出見解,歡迎業內人士批評指正。

                  ?
                    誤區一:使用者付費PPP項目無須財政承受能力論證
                  ?
                    根據財金113號文與財金156號文,PPP項目常見的付費機制有政府付費、使用者付費與可行性缺口補助三種,其中政府付費機制是指由政府直接付費購買公共產品或服務,使用者付費機制是指由最終消費用戶直接付費購買公共產品和服務,可行性缺口補助機制是指當使用者付費無法使社會資本獲得合理收益時,由政府方彌補缺口部分的付費機制?;谇笆稣f明,部分咨詢機構認為在使用者付費機制下,PPP項目回報均來源于使用者而非政府,因此不存在財政支出問題,無需進行財政承受能力論證。筆者認為,使用者付費機制PPP項目仍然需要進行財政承受能力論證。
                  ?
                    首先,根據財金21號文第九條“PPP項目全生命周期過程的財政支出責任,主要包括股權投資、運營補貼、風險承擔、配套投入等”,說明PPP項目財政支出責任應包括前述四個方面的支出。
                  ?
                    其次,財金21號文中僅有第十一條提及“不同付費模式下,政府承擔的運營補貼支出責任不同。政府付費模式下,政府承擔全部運營補貼支出責任;可行性缺口補助模式下,政府承擔部分運營補貼支出責任;使用者付費模式下,政府不承擔運營補貼支出責任”。其余條文均沒有對不同付費機制進行區別論證說明。
                  ?
                    綜上所述,使用者付費機制下,政府方僅是不承擔運營補貼支出責任,仍有可能承擔股權投資、風險支出等財政支出責任,因此使用者付費機制下的PPP項目,依舊需進行財政承受能力論證。
                  ?
                    誤區二:本級國企出資不納入股權投資支出責任范圍
                  ?
                    在PPP實際操作中,由于政府不能直接作為項目公司的股東,通常會指定本級國有企業代表政府出資入股項目公司。根據財金21號文第二十五條,“每一年度全部PPP項目需要從預算中安排的支出責任,占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比例應當不超過10%”,表明財政承受能力的判斷依據是財政支出金額相對于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占比。因此部分咨詢機構在進行財政承受能力論證時,認為通過國有企業出資入股的資金不應納入地方政府的股權支出責任。
                  ?
                    筆者認為,股權投資支出責任應分析國企入股資金的實質承擔者。財金21號文第十條規定:“股權投資支出責任是指在政府與社會資本共同組建項目公司的情況下,政府承擔的股權投資支出責任?!边@表明股權投資的定義應側重于“政府承擔”。
                  ?
                    因此筆者認為,如果該國企的入股資金是由財政性資金承擔,則該項股權投資支出應納入財政承受能力論證測算范圍。如在基礎設施類PPP項目中,某地方政府指定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作為政府方出資代表,其入股項目公司的資金由本級財政從一般公共預算當中列支,則該入股資金本質上依然屬于財政性資金,其股權投資支出應納入財政承受能力論證測算范圍;若入股資金由生產經營性國企使用自有資金自行承擔,一般應視為企業正常投資行為,不納入股權投資支出責任測算范圍。
                  ?
                    誤區三:運營補貼參照銀行貸款計算并每年等額還本付息
                  ?
                    在政府付費與可行性缺口補助模式下,政府方需向項目公司或社會資本方支付運營補貼。實踐中,部分咨詢機構采取類似銀行貸款還本付息的方式來計算與支付運營補貼支出,這種做法也容易為合作雙方接受與理解。
                  ?
                    筆者認為,這一做法有失偏頗。根據財金21號文規定,合理利潤率的參照標準為商業銀行中長期貸款利率水平,年度折現率的參照標準為同期地方政府債券收益率。銀行貸款利率水平與社會融資成本是密切相關的,而融資成本很大程度上又決定了項目利潤水平,因此以銀行貸款利率確定合理利潤率的做法合情合理;政府債券利率作為國際公認的無風險利率標準,反映了政府的融資成本,以其作為年度折現率的參照值,能合理推斷在純政府投資模式下政府應承擔的時間成本水平。
                  ?
                    當前地方政府的債券利率普遍不高于4%,以銀行貸款利率、政府債券利率為基準,分別確定合理利潤率與年度折現率,對于一般投資人(回報率8%-10%)而言,資金回報率相對較低。筆者理解,該規定初衷是希望通過降低期望收益率引入融資成本低、運營效率高的社會資本,以降低政府方不必要的補貼支出,從而體現PPP模式的“物有所值”。因此,實踐中一些PPP咨詢機構采用類似銀行貸款等額還本付息方式測算政府每年的財政補貼支出責任,雖有利于各方理解和接受,但一定程度上偏離了財金21號文中合理利潤率、年度折現率制度設計的初衷。
                  ?
                    此外,相比于銀行貸款等額本息支付方式,政府方采用財金21號文中的運營補貼計算公式也可獲得“前期支付金額小,后期支付金額大”的時間價值,有效降低政府支出負擔。因此,各地政府在編制相關方案或論證時,應充分利用現有政策規定,要求社會資本方嚴格按財金21號文計算運營補貼支出。
                  ?
                    誤區四:風險支出直接采用比例法綜合測算
                  ?
                    財金21號文第二十一條規定:“風險承擔支出應充分考慮各類風險出現的概率和帶來的支出責任,可采用比例法、情景分析法及概率法進行測算”。同時,明確說明比例法適用于在各類風險支出數額和概率難以進行準確測算的情況;情景分析法適用于在各類風險支出數額可以進行測算、但出現概率難以確定的情況;概率法適用于各類風險支出數額和發生概率均可進行測算的情況下。
                  ?
                    在PPP項目咨詢實踐中,一些咨詢機構以風險概率與支出責任難以測算為由,直接套用比例法進行測算,且政府方往往對風險支出測算不太在意,也在一定程度上放任了該測算方式的直接應用。
                  ?
                    筆者認為,這一現象應當引起足夠重視。一則該做法與財金21號文的相關規定相悖,涉嫌違反政策文件;二則從專業化的咨詢角度而言,直接采用比例法將PPP項目的全部風險統一測算顯得過于草率。作為PPP專業咨詢機構,應分析PPP項目的風險分配情況,根據各個風險的特性合理選擇測算方法。
                  ?
                    以項目回購風險為例,對于基礎設施或公共服務項目而言,在未來數十年的項目實施過程中,存在民眾反對、政策變動等因素導致政府方需要將PPP項目收歸國有的可能性。該類風險概率確實難以測算,但對于支出數額的計算卻是有章可循。如對于使用量穩定的供水、供電、收費道路項目,便可根據預測的未來現金流量折現值計算回購支出金額,然后通過情景分析法測算項目回購風險支出。同理,對于利息變動風險、通貨膨脹風險等支出責任,也可根據以往的基準利率或CPI指數變動趨勢合理推測。
                  ?
                    因此,總體而言,風險承擔支出整體上雖然難以準確預測,但作為專業咨詢機構,應對項目風險進行適當分類,合理選擇測算的基準因素,分別采用比例法、情景分析法、概率法測算各類風險承擔支出責任,盡可能精確風險承擔支出金額,為地方財政合理編制項目預算提供良好數據支撐。
                  ?
                    綜上所述,財政承受能力論證作為PPP項目實施的必經程序,對于項目的實施具有重大意義。然而各地在進行財政承受能力論證時,存在股權投資測算范圍不當,運營補貼測算結果偏大,風險支出測算方式過于簡單等論證情況。為更好評估PPP項目的財政支出責任,各類咨詢機構和地方政府在開展財政承受能力論證時,應全面、正確地理解財金21號文的政策精神,針對不同項目和項目全生命周期內不同階段的特點,力求在公平合作的前提下,對PPP項目的財政支出責任測算做到全面化、最小化、精確化。

                  版權所有:安徽中天工程管理集團有限公司_官方網站 手機:13605515695 服務熱線:0551-63639863

                  傳真:0551-63639863 聯系地址:合肥市包河區屯溪路433號

                  網站備案號:皖ICP備15014522號 技術支持:企速網絡

                        <track id="txtfh"><big id="txtfh"></big></track>

                            <pre id="txtfh"><big id="txtfh"></big></pre>

                            <dl id="txtfh"></dl>
                              <noframes id="txtfh"><progress id="txtfh"></progress>
                                  久久久噜噜噜久久免费_黑人与日本少妇japanese_手机看片日本在线观看视频_2021少妇久久久久久久久久